<nav id="wcm0o"></nav>
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
  •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落魄江南載酒行,楚腰纖細掌中輕。

    唐代 / 杜牧
    古詩原文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出自 唐代  杜牧《遣懷》

     

    落魄江南載酒行,楚腰纖細掌中輕。(江南 一作:江湖;纖細 一作:腸斷)

    十年一覺揚州夢,贏得青樓薄幸名。

    luò pò jiāng nán zài jiǔ xíng , chǔ yāo xiān xì zhǎng zhōng qīng 。

    落魄江南載酒行,楚腰纖細掌中輕。

    shí nián yī jiào yáng zhōu mèng , yíng dé qīng lóu bó xìng míng 。

    十年一覺揚州夢,贏得青樓薄幸名。

    譯文翻譯
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]

    西山終年積雪,三城都有重兵駐防;南郊外的萬里橋,跨過泱泱的錦江。

    海內連年戰亂,幾個兄弟音訊阻隔;彼此天涯海角,只我一人好不凄愴?

    惟將遲暮的年光,交與多病的身軀;至今無點滴功德,報答賢明的圣皇。

    我獨自地騎馬郊游,常常極目遠望,世事一天天蕭條,真叫人不堪想象。

    注釋解釋

    ⑴遣懷:排遣情懷。猶遣興。

    ⑵落魄:困頓失意、放浪不羈的樣子。作者早年在洪州、宣州、揚州等地做幕僚,一直不甚得意,故云“落魄”。一作“落托”。江南:一作“江湖”。載酒行:裝運著酒漫游。意謂沉浸在酒宴之中。

    ⑶“楚腰”句:意思是說揚州歌女體態苗條。楚腰:指美人的細腰。史載楚靈王喜歡細腰,宮中女子就束腰,忍饑以求腰細,“楚腰”就成了細腰的代稱?!俄n非子·二柄》:“楚靈王好細腰,而國中多餓人。”《漢書·馬廖傳》:“吳王好劍客,百勝多瘡瘢,楚王好細腰,宮中多餓死。”掌中輕:據說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身體輕盈,能在掌上翩翩起舞。這是一種夸張的形容?!讹w燕外傳》:“趙飛燕體輕,能為掌上舞。”腸斷:形容極度悲痛。一作“纖細”。

    ⑷揚州夢:作者曾隨牛僧孺出鎮揚州,嘗出入倡樓,后分務洛陽,追思感舊,謂繁華如夢,故云。

    ⑸贏:一作“占”。青樓:唐以前的青樓指青漆涂飾的豪華精致的樓房,這里指歌館妓院。南朝梁劉邈《萬山見采桑人》詩:“倡妾不勝愁,結束下青樓。薄幸:相當于說薄情。

    創作背景

    《遣懷》是唐代詩人杜牧的作品。這是詩人感慨人生、自傷懷才不遇之作。前兩句再現詩人蹉跎時日、沉迷聲色的生活狀況;后兩句抒發感慨,表現悔悟、自責以及欲將振作之意。全詩表面上是抒寫自己對往昔揚州幕僚生活的追憶與感慨,實際上發泄自己對現實的滿腹牢騷,對自己處境的不滿。此詩流傳很廣,在后世尤其得到文人的激賞。

    《遣懷》當作于杜牧在黃州刺史任上,為追憶十年前的揚州歲月而作。杜牧于文宗大和七年至九年(833-835年)在淮南節度使牛僧孺幕府任推官,轉掌書記,居揚州。當時他三十一、二歲,頗好宴游。他在揚州期間,與青樓女子多有來往,詩酒風流,放浪形骸。故日后追憶,乃有如夢如幻、一事無成之嘆。

    詩文賞析
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此追憶揚州歲月之作。杜牧于公元833-835年(文宗大和七年至九年)在淮南節度使牛僧孺幕府任推官,轉掌書記,居揚州。當時他三十一、二歲,頗好宴游。從此詩看,他與揚州青樓女子多有來往,詩酒風流,放浪形骸。故日后追憶,乃有如夢如幻、一事無成之嘆。這是詩人感慨人生自傷懷才不遇之作,非如某些文學史所論游戲人生,輕佻頹廢,庸俗放蕩之什?!短迫?a href='http://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/gushici/70741.html' target='_blank'>絕句精華》云:“才人不得見重于時之意,發為此詩,讀來但見其兀傲不平之態。世稱杜牧詩情豪邁,又謂其不為齪齪小謹,即此等詩可見其概。”

    詩的前兩句是昔日揚州生活的回憶:潦倒江湖,以酒為伴;秦樓楚館,美女嬌娃,過著放浪形骸的浪漫生活。“楚腰纖細掌中輕”,運用了兩個典故。楚腰,指美人的細腰。“楚靈王好細腰,而國中多餓人”(《韓非子·二柄》)。掌中輕,指漢成帝皇后趙飛燕,“體輕,能為掌上舞”(見《飛燕外傳》)。從字面看,兩個典故,都是夸贊揚州妓女之美,但仔細玩味“落魄”兩字,可以看出,詩人很不滿于自己沉淪下僚、寄人籬下的境遇,因而他對昔日放蕩生涯的追憶,并沒有一種愜意的感覺。“十年一覺揚州夢”,這是發自詩人內心的慨嘆,好像很突兀,實則和上面二句詩意是連貫的。“十年”和“一覺”在一句中相對,給人以“很久”與“極快”的鮮明對比感,愈加顯示出詩人感慨情緒之深。而這感慨又完全歸結在“揚州夢”的“夢”字上:往日的放浪形骸,沉湎酒色;表面上的繁華熱鬧,骨子里的煩悶抑郁,是痛苦的回憶,又有醒悟后的感傷。這就是詩人所“遣”之“懷”。忽忽十年過去,那揚州往事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。“贏得青樓薄幸名”—最后竟連自己曾經迷戀的青樓也責怪自己薄情負心。“贏得”二字,調侃之中含有辛酸、自嘲和悔恨的感情。這是進一步對“揚州夢”的否定,可是寫得卻是那樣貌似輕松而又詼諧,實際上詩人的精神是很抑郁的。十年,在人的一生中不能算短暫,自己卻一事無成,絲毫沒有留下什么。這是帶著苦痛吐露出來的詩句,非再三吟哦,不能體會出詩人那種意在言外的情緒。

    前人論絕句嘗謂:“多以第三句為主,而第四句發之”(胡震亨《唐音癸簽》),杜牧這首絕句,可謂深得其中奧妙。這首七絕用追憶的方法入手,前兩句敘事,后兩句抒情。三、四兩句固然是“遣懷”的本意,但首句“落魄江湖載酒行”卻是所遣之懷的原因,不可輕輕放過。前人評論此詩完全著眼于作者“繁華夢醒,懺悔艷游”,是不全面的。詩人的“揚州夢”生活,是與他政治上不得志有關。因此這首詩除懺悔之意外,大有前塵恍惚如夢,不堪回首之意。

    作者介紹

    杜牧 : 杜牧(公元803-約852年),字牧之,號樊川居士,漢族,京兆萬年(今陜西西安)人,唐代詩人。杜牧人稱“小杜”,以別于杜甫。與李商隱并稱“小李杜”。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,故后世

    杜牧的名句
    你可能喜歡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落魄江南載酒行,楚腰纖細掌中輕。-原文翻譯賞析-杜牧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日韩国产成人无码AV毛片
    <nav id="wcm0o"></nav>
    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