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mqq4y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qq4y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qq4y"></menu>
    <xmp id="mqq4y">

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漁家傲·天接云濤連曉霧

    宋代 / 李清照
    古詩原文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天接云濤連曉霧,星河欲轉千帆舞。仿佛夢魂歸帝所。聞天語,殷勤問我歸何處。

    我報路長嗟日暮,學詩謾有驚人句。九萬里風鵬正舉。風休住,蓬舟吹取三山去!

    tiān jiē yún tāo lián xiǎo wù , xīng hé yù zhuǎn qiān fān wǔ 。 fǎng fú mèng hún guī dì suǒ 。 wén tiān yǔ , yīn qín wèn wǒ guī hé chù 。

    天接云濤連曉霧,星河欲轉千帆舞。仿佛夢魂歸帝所。聞天語,殷勤問我歸何處。

    wǒ bào lù cháng jiē rì mù , xué shī màn yǒu jīng rén jù 。 jiǔ wàn lǐ fēng péng zhèng jǔ 。 fēng xiū zhù , péng zhōu chuī qǔ sān shān qù !

    我報路長嗟日暮,學詩謾有驚人句。九萬里風鵬正舉。風休住,蓬舟吹取三山去!

    譯文翻譯
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]

    天空中云濤疊涌,連著流動的曉霧晨曦,銀河流轉,(天快亮了,星星點點如千帆漂蕩。迷迷糊糊中,夢魂仿佛飛到天帝那里,我聽到天帝縹緲的話語,他殷切地問我想要歸向何處。

    我回答說人生的路太漫長,慨嘆天色已晚。我苦心學詩,可嘆志事難酬,枉有驚世駭人的詩句。只愿乘九萬里雄風,如大鵬遠飛高舉。長風啊,不要匆匆停住,請一氣鼓蕩,將我的一葉輕舟,吹往三座仙山那里去。

    譯文二

    水天相接,晨霧蒙蒙籠云濤。銀河欲轉,千帆如梭逐浪飄。夢魂仿佛回天庭,天帝傳話善相邀。殷勤問:歸宿何處請相告。

    我回報天帝說:路途漫長啊,又嘆日暮時不早。學做詩,枉有妙句人稱道。長空九萬里,大鵬沖天飛正高。風啊!千萬別停息,將我這一葉輕舟,直送往蓬萊三島去。

    注釋解釋

    星河:銀河。

    轉:《歷代詩余》作“曙”。

    帝所:天帝居住的地方。

    天語:天帝的話語。

    嗟:慨嘆。

    報:回答。謾:徒,空。驚人句,化用《江上值水如海上勢聊短述》有“語不驚人死不休”詩句。

    九萬里:《莊子·逍遙游》中說大鵬乘風飛上九萬里高空。

    鵬: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大鳥。

    蓬舟:像蓬蒿被風吹轉的船。古人以蓬根被風吹飛,喻飛動。

    吹?。捍档?。

    三山:《史記·封禪書》記載:渤海中有蓬萊,方丈,瀛洲三座仙山,相傳為仙人所居住,可以望見,但乘船前往,臨近時就被風吹開,終無人能到。

    創作背景

    《漁家傲·天接云濤連曉霧》是宋代女詞人李清照的作品。此詞寫夢中海天溟蒙的景象及與天帝的問答,隱寓對社會現實的不滿與失望,對理想境界的追求和向往。作者把真實的生活感受融入夢境,以浪漫主義的藝術構思,夢游的方式,奇妙的設想,傾述隱衷,寄托情思。全詞打破了上片寫景下片抒情或情景交錯的慣常格局,以故事性情節為主干,以人神對話為內容,實現了夢幻與生活、歷史與現實的有機結合,用典巧妙,景象壯闊,氣勢磅礴,音調豪邁,充分顯示了作者性情中豪放不羈的一面。

    《漁家傲·天接云濤連曉霧》作于李清照南渡之后。根據《金石錄后序》記載,公元1130年(宋高宗建炎四年)春間,李清照曾在海上航行 ,歷盡風濤之險。此詞中寫到大海、乘船,人物有天帝及詞人自己,都與這段真實的生活所得到的感受有關。根據陳祖美《李清照簡明年表》,此詞就作于公元1130年(建炎四年)。

    詩文賞析
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這首《漁家傲》在李清照詞集中風格獨特,歷來引人矚目。下面是中華詩詞學會理事徐培均先生對此詞的賞析要點。

    這首詞氣勢磅礴、音調豪邁,是婉約派詞宗李清照的另類作品,具有明顯的豪放派風格,是李詞中僅見的浪漫主義名篇。

    詞一開頭,便展現一幅遼闊、壯美的海天一色圖卷。這樣的境界開闊大氣,為唐五代以及兩宋詞所少見。寫天、云、霧、星河、千帆,景象已極壯麗,其中又準確地嵌入了幾個動詞,則繪景如活,動態儼然。“接”、“連”二字把四垂的天幕、洶涌的波濤、彌漫的云霧,自然地組合在一起,形成一種渾茫無際的境界。而“轉”、“舞”兩字,則將詞人在風浪顛簸中的感受,逼真地傳遞給讀者。所謂“星河欲轉 ”,是寫詞人從顛簸的船艙中仰望天空,天上的銀河似乎在轉動一般。“千帆舞”,則寫海上刮起了大風,無數的舟船在風浪中飛舞前進。船搖帆舞,星河欲轉,既富于生活的真實感,也具有夢境的虛幻性,虛虛實實,為全篇的奇情壯采奠定了基調。

    因為這首詞寫的是“夢境”,所以接下來有“仿佛”三句。這三句寫詞人在夢中見到天帝。“夢魂”二字,是全詞的關鍵。詞人經過海上航行,一縷夢魂仿佛升入天國,見慈祥的天帝。在幻想的境界中,詞人塑造了一個態度溫和、關心民瘼的天帝。“殷勤問我歸何處”,雖然只是一句異常簡潔的問話,卻飽含著深厚的感情,寄寓著美好的理想。

    在一般雙疊詞中,通常是上片寫景,下片抒情,并自成起結。過片處,或宕開一筆,或徑承上片意脈,筆斷而意不斷,然而又有相對的獨立性。此詞則上下兩片之間,一氣呵成,聯系緊密。上片末二句是寫天帝的問話,過片二句是寫詞人的對答。問答之間,語氣銜接,毫不停頓??煞Q之為“跨片格”。“我報路長嗟日暮”句中的“ 報”字與上片的“問”字,便是跨越兩片的橋梁。“路長日暮”,反映了詞人晚年孤獨無依的痛苦經歷,然亦有所本。詞人結合自己身世,把屈原在《 離騷》中所表達的不憚長途遠征,只求日長不暮,以便尋覓天帝,不辭“上下求索”的情懷隱括入律,只用“ 路長 ”、“日暮”四字,便概括了“上下求索”的意念與過程,語言簡凈自然,渾化無跡。其意與“學詩謾有驚人句”相連,是詞人在天帝面前傾訴自己空有才華而遭逢不幸,奮力掙扎的苦悶。著一“謾”字,流露出對現實的強烈不滿。詞人在現實中知音難遇,欲訴無門,唯有通過這種幻想的形式,才能盡情地抒發胸中的憤懣,懷才不遇是中國傳統文人的命運。李清照雖為女流,但作為一位生不逢時的杰出文學家,她也有類似的感慨。

    “九萬里風鵬正舉 ”,從對話中宕開,然仍不離主線。說“鵬正舉 ”,是進一步對大風的烘托 ,由實到虛,形象愈益壯偉,境界愈益恢宏。在大鵬正在高舉的時刻,詞人忽又大喝一聲:“風休住,蓬舟吹取三山去!”氣勢磅礴,一往無前,堪稱大手筆。“蓬舟”,謂輕如蓬草的小舟,極言所乘之舟的輕快。“三山”,指渤海中蓬萊、方丈、瀛洲三座仙山,相傳為仙人所居,可望而見,但乘船前去,臨近時即被風引開,終于無人能到。詞人翻舊典出新意敢借鵬摶九天的風力,吹到三山,膽氣之豪,境界之高,詞中罕見。上片寫天帝詢問詞人歸于何處,此處交代海中仙山為詞人的歸宿。前后呼應,結構縝密。

    這首詞把真實的生活感受融入夢境,把屈原《離騷》、莊子逍遙游》以至神話傳說譜入宮商,使夢幻與生活、歷史與現實融為一體,構成氣度恢宏、格調雄奇的意境,充分顯示了作者性情中豪放不羈的一面。

    作者介紹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李清照 : 李清照(1084年3月13日~1155年5月12日)號易安居士,漢族,山東省濟南章丘人。宋代(南北宋之交)女詞人,婉約詞派代表,有“千古第一才女”之稱。所作詞,前期多寫其悠閑生活,后期多悲...[詳細]

    李清照的名句
    你可能喜歡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漁家傲·天接云濤連曉霧古詩原文翻譯賞析-李清照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调教上班性奴,我对象是个处但水很多,性欧美俄罗斯video精品
    <menu id="mqq4y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qq4y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qq4y"></menu>
    <xmp id="mqq4y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