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wcm0o"></nav>
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
  •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曲游春·禁苑東風外

    宋代 / 周密
    古詩原文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禁煙湖上薄游,施中山賦詞甚佳,余因次其韻。蓋平時游舫,至午后則盡入里湖,抵暮始出,斷橋小駐而歸,非習于游者不知也。故中山亟擊節余“閑卻半湖春色”之句。謂能道人之所未云。

    禁苑東風外,飚暖絲晴絮,春思如織。燕約鶯期,惱芳情偏在,翠深紅隙。漠漠香塵隔,沸十里、亂弦叢笛??串嫶?、盡入西泠,閑卻半湖春色。

    柳陌,新煙凝碧,映簾底宮眉,堤上游勒。輕暝籠寒,怕梨云夢冷,杏香愁冪。歌管酬寒食,奈蝶怨、良宵岑寂。正滿湖、碎月搖花,怎生去得?

    譯文翻譯
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]

    寒食節在西湖上泛舟游玩,施中山寫下一首妙詞。于是我和了一首。平時的游船,到午后便全進入里湖。黃昏時才緩緩劃出斷橋,稍微停一會就各自返回。不是熟習游湖的人不知道這種情形。所以施中山屢次擊節盛贊我“閑卻半湖春色”的詞句,說是能道出他人所未說到的景色。

    宮廷外的東風,在和煦的暖日里吹拂著堤岸上的柳絲飛絮,使人感到春日的情思如織。相愛男女約會的時日,濃情蜜意,全藏在花叢之間,濃蔭深處。漾漾的香塵遮天蔽日,十里西湖人聲沸騰,到處是琴弦管笛??茨钱嫶?,全都蕩入西泠橋內,西湖一半的春色竟被閑置。

    垂柳湖堤,被剛剛升起的煙霧凝聚成翠色,映襯出帷簾下的麗人和堤岸上騎馬的游客。淡淡的落日籠罩著寒意,只怕像梨花如云的美夢一片凄冷,讓馥郁芬香的杏花覆蓋著一層愁緒。歌聲管樂齊鳴,酬答這一年一度的寒食節,怎奈蝴蝶還埋怨如此良宵為何太靜寂。整個西湖,波光粼粼,明月蕩碎,花影搖曳,這樣的美景我怎能舍得離別?

    注釋解釋

    曲游春:詞牌名, 雙調一百二字,前段十句五仄韻,后段十一句七仄韻。

    禁煙:指寒食節。舊俗寒食節要禁煙火,故云。

    薄游:即游歷。薄為句首語氣詞,無意義。

    施中山:名岳,字中山。能詞,精音律。

    游舫:游船。

    里湖:杭州里西湖或西里湖 的省稱。

    擊節:贊賞之意。

    禁苑:帝王的園林。指宮廷。

    飚(yáng):同“揚”。

    春思:春日的思緒;春日的情懷。

    燕約鶯期:比喻相愛的男女約會的時日。

    西泠(línɡ):橋名,在西湖白堤上。后也稱西湖為西泠。

    柳陌:植柳之路

    簾底宮眉:宮中麗人。這里指樓中麗人。

    游勒:騎馬的游人。

    梨云夢:指夢境。用唐王建夢見梨花云事典。

    冪:覆蓋。

    歌管:唱歌奏樂。

    怎生:怎樣,如何。

    創作背景

    《曲游春·禁苑東風外》是南宋詞人周密所作,詞是和施岳“清明湖上”之韻而作。詞描寫寒食節前后西湖游春的盛況,極寫當年西湖游覽的賞心樂事。起筆由宮苑春光引出“春思”,接下來寫湖波花叢撩拔人的賞春之情。又以紀實之筆,描寫出西湖春游的熱鬧景象。下闋寫堤上游人,鞍上公子,寶車佳人,更將西湖夜景和盤托出。但春色是觀賞不盡的,月影入湖,漿動水濺,游興不衰,引出末句“怎生去得”,呼應開頭“春思”,心中無限惆悵,對西湖春色的鐘情表露無遺。全詞意象清麗,用語凝煉,為游記詞中精品。

    詩文賞析
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《曲游春·禁苑東風外》是和施岳“清明湖上”之韻而作。寫的是南宋末期尚未危之時西湖春游的盛況。詞中盡情刻畫都人士女春游西湖的情致,在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色中,也寫出了詞人自己的情趣和心情,施岳十分欣賞該詞中“閑卻半湖春色”一句,所以周密在詞前小序中特將之拈出,并說明所以如此寫的根據。

    詞首三句,“禁苑東風外”是說春風由宮苑吹到西湖:“飏暖絲晴絮”,柳絮如游絲般飄揚,起讓人感到一絲暖意——絲和思,絮和緒,是諧音雙關語,即惹起人們春日的思緒,同時絲和絮又是可以紡織之物,因而說“春思如織”用法巧妙令人擊節。歐陽修《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》:“西湖(此是許州西湖)春色歸,春水綠于染。……參軍春思亂如云,白發題詩愁送春”,意思與之相同。“織”千絲萬緒交織一起,難以名狀。“燕約鶯期,惱芳情、偏在翠深紅隙”,“惱”,撩撥之義,承接春思一句??礃涞谆ㄩg,鶯燕婉轉,撩起自己對春之愛憐,這正是詞人的游春之愿。以上幾句融情于景,幾寫盡清明時節西湖春色。下面轉入寫游人特別是游船。

    “漠漠香塵隔”,是寫紅塵帶著香氣籠罩著西湖。韋莊《河傳》:“香塵隱映,遙望翠檻紅樓。”張先《謝池春慢》:“塵香拂馬,逢謝女城南道。”二詩詞可作參證。詩詞中慣以香塵指代士女出游景象。“隔”,言香塵之盛,幾以隔障。“沸十里亂弦絲笛”,“歌歡簫鼓之聲,振動遠近”,卻是入耳如沸。兩句反映出南宋都城節日的歡慶熱鬧的場面。在極熱極鬧之時,詞人卻筆鋒突轉,寫出“看畫船盡入西泠,閑卻半湖春色”的極冷極清之句。依《武林舊事》所述,此時日已至午。以上之熱鬧,是午前情事。至午后畫船盡入里西湖,外西湖“幾無一舸”。“閑卻半湖春色”,是詞人極得意之句。此句是“紀實”,詞人自己的審美情趣也盡在其中表露。此“半湖春色”之“閑卻”,不是為游春的如云士女而惜,卻是為自己的得以從容賞析湖邊春色而慶幸,包含詞人真正的愛惜春天之情。

    隨后轉筆寫湖堤上情景。上結既已說了畫船盡入里湖,湖面閑卻,湖堤上游上便突現出來,寫他們,既是時游湖場面的補寫,又是對湖上畫船的襯筆。堤上楊柳成陰,煙靄籠罩,一片新碧。游賞的士女們香車寶馬,極盡情致,柳如煙車簾里的女子宮眉和馬背上的少年身影,時隱時現,景色朦朧而清晰,畫圖別致。接下突然轉寫日暮:“輕暝籠寒,怕梨云冷,杏香愁冪。”游人漸散,暮煙生于湖上,西湖寂寞,春亦寂寞,只恐梨花之美如夢一般消逝,杏花之香被將射之愁所籠罩?!陡啐S詩話》認為梨花云一語出于王昌齡“夢中喚作梨花云”詩句,詞人多用梨云代表梨花,梨云夢,指梨花或人的香美的夢。蘇軾《西江月》:“高情已逐曉云空,不與梨花同夢。”劉學箕《賀親郎》:“回首春空梨花夢”,也是指梨花由盛由衰,“梨云夢冷”可茲參證。周密另有《浣溪沙》詞云“梨云如雪冷清明”,也反映這種季節景色。這幾句寫春殘的用語冷峭動人。

    “歌管酬寒食”一句總結全天的賞游活動。寒食、清明時節連近,游事亦相接,界限不必截然分開。節日在歌管聲中漸漸消逝,無限追之情“奈蝶怨良宵岑寂”來表現。此處是借蝶怨寫人所感到的熱鬧后的凄清,飛繞花叢,翩翩而舞的蝴蝶也怨這樣好的夜晚卻太寂寞了。這里拓開一筆,似乎減輕了游人散后句人心情的寂聊無奈。最后用清雅飄逸的筆寫他對人靜后西湖夜色的留戀,說:“正滿湖碎月搖花,怎生去得!”滿湖風動漣漪,碎月層疊,似花簇搖風,——怎能在這西湖最美的時刻離去呢?詞人的審美情趣是深愛寧靜的西湖春色的,并不喜歡游人的喧器熱鬧,而且珍惜將要過去的春天。這兩句正和上片“看畫船盡入西泠,閑卻半湖春色”遙相照應。

    周密寫西湖之春,實在處、熱鬧處盡顯美麗,而寫虛靜空靈處更稱美絕。閑卻的半湖春色和“碎月搖花”的寧靜夜景更使人神往。也只有日暮游人散盡,才使詞人得以體會到“輕暝籠寒,梨云夢冷,杏香愁冪”境界。極熱鬧與極清冷,相反相成,兩相襯映,是這首詞的寫作上的一大特點。歐陽修《采桑子》寫潁州西湖暮春:“笙歌散盡游人去,始覺春空。垂下簾櫳,雙燕歸來細雨中”,寫春空寫得比較明顯,這首詞卻含蓄雋永,顯示出南北宋詞的不同之處。

    周密用字甚精,“飏暖絲晴絮”、“亂弦叢笛”、“輕暝籠寒”、“碎月搖花”,寫景色細致入微,也反映了詞人心理上的不同感受。但由于是和韻的關系,所以“翠深紅隙”、“杏香愁冪”,用字雖新奇,卻稍顯湊合趨就。

    《曲游春·禁苑東風外》全是從詞人心目中寫同的。首先是寫眼中整個清明景色與自己的春思情愫,其次就是十里湖面畫船笙歌繁華喧鬧景象,詞人自己的特殊感受和遐思也融匯其中。逐漸寫出游人散去,“暝色赴春愁”,又著重寫寂靜清幽的西湖夜色,前后映照,層次分明,時間、空間在不斷移換,這種多彩多變的寫法令人耳目一新,擊案叫絕。

    作者介紹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周密 : 周密 (1232-1298),字公謹,號草窗,又號四水潛夫、弁陽老人、華不注山人,南宋詞人、文學家。祖籍濟南,流寓吳興(今浙江湖州)。宋德右間為義烏縣(今年內屬浙江)令。入元隱居不仕...[詳細]

    周密的名句
    你可能喜歡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曲游春·禁苑東風外古詩原文翻譯賞析-周密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日韩国产成人无码AV毛片
    <nav id="wcm0o"></nav>
    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