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wcm0o"></nav>
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
  •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浣溪沙·萬里陰山萬里沙

    清代 / 納蘭性德
    古詩原文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萬里陰山萬里沙。誰將綠鬢斗霜華。年來強半在天涯。

    魂夢不離金屈戌,畫圖親展玉鴉叉。生憐瘦減一分花。

    譯文翻譯
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]

    沒有楚天千里清秋。沒有執手相看淚眼。只有陰山,胡馬難度的陰山。這里,獵獵的風,將你的寸寸青絲吹成縷縷白發。歲歲年年,你望見的是連綿千萬里的黃沙,人在天涯。

    魂牽夢繞中,你將她翩翩的像打開。一遍遍回想,她的溫柔她的笑。直到地老天荒,直到那些離別和失望的傷痛,已發不出聲音來了。

    注釋解釋

    浣溪沙:本唐教坊曲名,后用作詞牌。一作《浣溪紗》,又名《浣沙溪》、《小庭花》等。雙調四十二字,平韻。

    陰山:今河套以北,大漠以南諸山的統稱。

    綠鬢:謂烏黑發亮的頭發。古人常借綠、翠等形容頭發的顏色。斗,斗取,即對著。霜花,謂白發。

    強半:大半、過半。

    金屈戌(xū):屈戌,門窗上的環鈕、搭扣。此謂金飾(即銅制)腳屈戌,代指夢中思念的家園。

    玉鴉叉:即玉丫叉。丫叉,本為樹枝分叉之處,后泛指交叉形象的首飾。這里謂“玉鴉叉”是借指閨里人之容貌。

    生憐:謂看著畫圖上她那消瘦的身影而生起憐惜之情。生憐,可憐。

    創作背景

    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八月,納蘭受命與副都統郎談等出使覘梭龍打虎山,十二月還京,這首詞大約作于此行中。

    詩文賞析
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這是一首邊塞行吟詠嘆的詞,表達了詞人在荒涼的異地對人生的哀憐,也透露出納蘭性德自身對于官場的厭倦。這出使的幾個月,納蘭性德的大部分時間都在這天之涯度過了,面對著連綿的陰山與漫天的黃沙,滿頭青絲怎能不迅速花白。于是睡夢之中不免魂飛故里,重又看到了家中金碧輝煌的屈戍?;秀敝?,頭戴玉鴉叉的妻子在緩緩地展開軸(或許那上面正畫著她日夜所思之人),那花容似乎因思念瘦損了很多,令人油然生出憐惜之情。

    詞中第一句中“陰山”一方面是實指,即是如今也能一睹的陰山,但古代詩詞中經常使用這一形象,它已經形成了深刻的文化內涵。如南北朝著名民歌“敕勒川,陰山下,天似蒼穹,籠蓋四野。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”,又如唐代詩人王昌齡的“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。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度陰山”。它是漢胡分別的地理標志,中原與蠻荒的分野處,文明與野蠻的交匯點,也因此,在這兒的讀書人,尤其是漢文化影響下的讀書人,都會有一種極強烈的失落感,無端而起悵惘,這是一種喪失歸屬感的表現。這是納蘭性德每次出使途中所寫詞中典型的心理。

    上片寫現實邊塞之景,下片寫夢中家居之景。閱讀這首詞時,納蘭的情之真、意之切如在目前。邊塞詩詞屬于古代詩詞的一個支流,邊愁主題則屬于悲一類,納蘭性德這首邊塞行吟詠嘆的《浣溪沙》,也屬于這類。 [4] 詞通過刻畫“北風”“晚煙”“戌壘”“斜日”等邊塞之景,將塞外的荒涼和詞人內心的凄愴合二為一,凄涼中透著一種歷史的厚重感和今古之悲。

    作者介紹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納蘭性德 : 納蘭性德(1655-1685),滿洲人,字容若,號楞伽山人,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。其詩詞“納蘭詞”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,在中國文學史上也占有光采奪目的一席。他生活...[詳細]

    納蘭性德的名句
    你可能喜歡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浣溪沙·萬里陰山萬里沙古詩原文翻譯賞析-納蘭性德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日韩国产成人无码AV毛片
    <nav id="wcm0o"></nav>
    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