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wcm0o"></nav>
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
  •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燕禮第六

    作者:佚名 全集:儀禮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  燕禮。小臣戒與者。膳宰具官饌于寢東。樂人縣。設洗、篚于阼階東南,當東霤。罍水在東,篚在洗西,南肆。設膳篚在其北,西面。司宮尊于東楹之西,兩方壺,左玄酒,南上。公尊瓦大兩,有豐,冪用綌若錫,在尊南,南上。尊士旅食于門西,兩圓壺。司宮筵賓于戶西,東上,無加席也。射人告具。

    小臣設公席于阼階上,西鄉,設加席。公升,即位于席,西鄉。小臣納卿大夫,卿大夫皆入門右,北面東上。士立于西方,東面北上。祝史立于門東,北面東上。小臣師一人在東堂下,南面。士旅食者立于門西,東上。公降立于阼階之東南,南鄉爾卿,卿西面北上;爾大夫,大夫皆少進。

    射人請賓。公曰:「命某為賓?!股淙嗣e,賓少進,禮辭。反命。又命之,賓再拜稽首,許諾,射人反命。賓出立于門外,東面。公揖卿大夫,乃升就席。

    小臣自阼階下,北面,請執冪者與羞膳者。乃命執冪者,執冪者升自西階,立于尊南,北面,東上。膳宰請羞于諸公卿者。

    射人納賓。賓入,及庭,公降一等揖之。公升就席。

    賓升自西階,主人亦升自西階,賓右北面至再拜,賓答再拜。主人降洗,洗南,西北面。賓降,階西,東面。主人辭降,賓對。主人北面盥,坐取觚洗。賓少進,辭洗。主人坐奠觚于篚,興對。賓反位。主人卒洗,賓揖,乃升。主人升。賓拜洗。主人賓右奠觚答拜,降盥。賓降,主人辭。賓對,卒盥。賓揖升。主人升,坐取觚。執冪者舉冪,主人酌膳,執冪者反冪。主人筵前獻賓。賓西階上拜,筵前受爵,反位。主人賓右拜送爵。膳宰薦脯醢,賓升筵。膳宰設折俎。賓坐,左執爵,右祭脯醢,奠爵于薦右,興;取肺,坐絕祭,嚌之,興加于俎;坐梲手,執爵,遂祭酒,興;席末坐啐酒,降席,坐奠爵,拜,告旨,執爵興。主人答拜。賓西階上北面坐卒爵,興;坐奠爵,遂拜。主人答拜。

    賓以虛爵降,主人降。賓洗南坐奠觚,少進,辭降。主人東面對。賓坐取觚,奠于篚下,盥洗。主人辭洗。賓坐奠觚于篚,興,對。卒洗,及階,揖,升。主人升,拜洗如賓禮。賓降盥,主人降。賓辭降,卒盥,揖升,酌膳,執冪如初,以酢主人于西階上。主人北面拜受爵,賓主人之左拜送爵。主人坐祭,不啐酒,不拜酒,不告旨;遂卒爵,興;坐奠爵,拜,執爵興。賓答拜。主人不崇酒,以虛爵降尊于篚。

    賓降,立于西階西。射人升賓,賓升立于序內,東面。主人盥,洗象觚,升實之,東北面獻于公。公拜受爵。主人降自西階,阼階下北面拜送爵。士薦脯醢,膳宰設折俎,升自西階。公祭如賓禮,膳宰贊授肺。不拜酒,立卒爵,坐奠爵,拜,執爵興。主人答拜,升受爵以降,奠于膳篚。

    更爵,洗,升酌膳酒以降;酢于阼階下,北面坐奠爵,再拜稽首。公答再拜。主人坐祭,遂卒爵,再拜稽首。公答再拜,主人奠爵于篚。

    主人盥洗,升,媵觚于賓,酌散,西階上坐奠爵,拜賓。賓降筵,北面答拜。主人坐祭,遂飲,賓辭。卒爵,拜,賓答拜。主人降洗,賓降,主人辭降,賓辭洗。卒洗,揖升。不拜洗。主人酌膳。賓西階上拜,受爵于筵前,反位。主人拜送爵。賓升席,坐祭酒,遂奠于薦東。主人降復位。賓降筵西,東南面立。

    小臣自阼階下請媵爵者,公命長。小臣作下大夫二人媵爵。媵爵者阼階下,皆北面再拜稽首;公答再拜。媵爵者立于洗南,西面北上,序進,盥洗角觶;升自西階,序進,酌散;交于楹北,降;阼階下皆奠觶,再拜稽首,執觶興。公答再拜。媵爵者皆坐祭,遂卒觶,興;坐奠觶,再拜稽首,執觶興。公答再拜。媵爵者執觶待于洗南。小臣請致者。若君命皆致,則序進,奠觶于篚,阼階下皆再拜稽首;公答再拜。媵爵者洗象觶,升實之;序進,坐奠于薦南,北上;降,阼階下皆再拜稽首,送觶。公答再拜。

    公坐取大夫所媵觶,興以酬賓。賓降,西階下再拜稽首。公命小臣辭,賓升成拜。公坐奠觶,答再拜,執觶興,立卒觶。賓下拜,小臣辭。賓升,再拜稽首。公坐奠觶,答再拜,執觶興。賓進受虛爵,降奠于篚,易觶洗。公有命,則不易不洗,反升酌膳觶,下拜。小臣辭。賓升,再拜稽首。公答再拜。賓以旅酬于西階上,射人作大夫長升受旅。賓大夫之右坐奠觶,拜,執觶興;大夫答拜。賓坐祭,立飲,卒觶不拜。若膳觶也,則降更觶洗,升實散。大夫拜受。賓拜送。大夫辯受酬,如受賓酬之禮,不祭。卒受者以虛觶降尊于篚。

    主人洗,升,實散,獻卿于西階上。司宮兼卷重席,設于賓左,東上。卿升,拜受觚;主人拜送觚。卿辭重席,司宮徹之,乃薦脯醢。卿升席坐,左執爵,右祭脯醢,遂祭酒,不啐酒;降席,西階上北面坐卒爵,興;坐奠爵,拜,執爵興。主人答拜,受爵。卿降復位。辯獻卿,主人以虛爵降,奠于篚。射人乃升卿,卿皆升就席。若有諸公,則先卿獻之,如獻卿之禮;席于阼階西,北面東上,無加席。

    小臣又請媵爵者,二大夫媵爵如初。請致者。若命長致,則媵爵者奠觶于篚,一人待于洗南。長致,致者阼階下再拜稽首,公答再拜。洗象觶,升,實之,坐奠于薦南,降,與立于洗南者二人皆再拜稽首送觶,公答再拜。

    公又行一爵,若賓,若長,唯公所酬。以旅于西階上,如安。大夫卒受者以虛觶降奠于篚。

    主人洗,升,獻大夫于西階上。大夫升,拜受觚,主人拜送觚。大夫坐祭,立卒爵,不拜既爵。主人受爵。大夫降復位。胥薦主人于洗北。西面,脯醢,無脀。辯獻大夫,遂薦之,繼賓以西,東上。卒,射人乃升大夫,大夫皆升,就席。

    席工于西階上,少東。樂正先升,北面立于其西。小臣納工,工四人,二瑟。小臣左何瑟,面鼓,執越,內弦,右手相。入,升自西階,北面東上坐。小臣坐授瑟,乃降。工歌《鹿鳴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皇者唬攥一人拜受爵,主人西階上拜送爵。薦脯醢。使人相祭。卒爵,不拜。主人受爵。眾工不拜受爵,坐祭,遂卒爵。辯有脯醢,不祭。主人受爵,降奠于篚。

    公又舉奠觶。唯公所賜。以旅于西階上,如初。

    卒,笙入,立于縣中。奏《南陔》、《白華》、《華黍》。

    主人洗,升,獻笙于西階上。一人拜,盡階,不升堂,受爵,降;主人拜送爵。階前坐祭,立卒爵,不拜既爵,升,授主人。眾笙不拜受爵,降;坐祭,立卒爵。辯有脯醢,不祭。

    乃間:歌《魚麗》,笙《由庚》;歌《南有嘉魚》,笙《崇丘》;歌《南山有臺》,笙《由儀》。遂歌鄉樂:《周南·關雎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,《召南·鵲巢》、《采蘩》、《采蘋》。大師告于樂正曰:「正歌備?!箻氛砷簝?、東楹之東,告于公,乃降復位。

    射人自阼階下,請立司正,公許。射人遂為司正。司正洗角觶,南面坐奠于中庭;升,東楹之東受命,西階上北面命卿、大夫:「君曰以我安!」卿、大夫皆對曰:「諾!敢不安?」司正降自西階,南面坐取觶,升酌散,降,南面坐奠觶,右還,北面少立,坐取觶,興,坐不祭,卒觶,奠之,興,再拜稽首,左還,南面坐取觶,洗,南面反奠于其所,升自西階,東楹之東,請徹俎降,公許。告于賓,賓北面取俎以出。膳宰徹公俎,降自阼階以東。卿、大夫皆降,東面北上。賓反入,及卿、大夫皆說屨,升就席。公以賓及卿、大夫皆坐,乃安。羞庶羞。大夫祭薦。司正升受命,皆命:君曰:「無不醉!」賓及卿、大夫皆興,對曰:「諾!敢不醉?」皆反坐。

    主人洗,升,獻士于西階上。士長升,拜受觶,主人拜送觶。士坐祭,立飲,不拜既爵。其他不拜,坐祭,立飲。乃薦司正與射人一人、司士一人、執冪二人,立于觶南,東上。辯獻士。士既獻者立于東方,西面北上。乃薦士。祝史,小臣師,亦就其位而薦之。主人就旅食之尊而獻之。旅食不拜,受爵,坐祭,立飲。

    若射,則大射正為司射,如鄉射之禮。

    賓降洗,升媵觚于公,酌散,下拜。公降一等,小臣辭。賓升,再拜稽首,公答再拜。賓坐祭,卒爵,再拜稽首,公答再拜。賓降洗象觶,升酌膳,坐奠于薦南,降拜。小臣辭。賓升成拜,公答再拜。賓反位。公坐取賓所媵觶,興。唯公所賜。受者如初受酬之禮,降更爵洗,升酌膳,下拜。小臣辭。升成拜,公答拜。乃就席,坐行之。有執爵者。唯受于公者拜。司正命執爵者爵辯,卒受者興以酬士。大夫卒受者以爵興,西階上酬士。士升,大夫奠爵拜,士答拜。大夫立卒爵,不拜,實之。士拜受,大夫拜送。士旅于西階上,辯。士旅酌。卒。

    主人洗,升自西階,獻庶子于阼階上,如獻士之禮。辯,降洗,遂獻左右正與內小臣,皆于阼階上,如獻庶子之禮。

    無算爵。士也,有執膳爵者,有執散爵者。執膳爵者酌以進公,公不拜,受。執散爵者酌以之公,命所賜。所賜者興受爵,降席下,奠爵,再拜稽首。公答拜。受賜爵者以爵就席坐,公卒爵,然后飲。執膳爵者受公爵,酌,反奠之。受賜爵者興,授執散爵,執散爵者乃酌行之。唯受爵于公者拜。卒受爵者興,以酬士于西階上。士升,大夫不拜,乃飲,實爵。士不拜,受爵。大夫就席。士旅酌,亦如之。公有命徹冪,則卿大夫皆降,西階下北面東上,再拜稽首。公命小臣辭。公答再拜,大夫皆辟。遂升,反坐。士終旅于上,如初。無算樂。

    宵,則庶子執燭于阼階上,司宮執燭于西階上,甸人執大燭于庭,閽人為大燭于門外。賓醉,北面坐取其薦脯以降。奏《陔》。賓所執脯以賜鐘人于門內霤,遂出。卿、大夫皆出。公不送。

    公與客燕。曰:「寡君有不腆之酒,以請吾子之與寡君須臾焉。使某也以請?!箤υ唬骸腹丫?,君之私也。君無所辱賜于使臣,臣敢辭?!埂腹丫淘徊惶?,使某固以請!」「寡君,君之私也。君無所辱賜于使臣,臣敢固辭!」「寡君固曰不腆,使某固以請!」「某固辭,不得命,敢不從?」致命曰:「寡君使某,有不腆之酒,以請吾子之與寡君須臾焉!」「君貺寡君多矣,又辱賜于使臣,臣敢拜賜命!」

    記。燕,朝服,于寢。其牲,狗也,亨于門外東方。若與四方之賓燕,則公迎之于大門內,揖讓升。賓為茍敬,席于阼階之西,北面,有脀,不嚌肺,不啐酒。其介為賓。無膳尊,無膳爵。與卿燕,則大夫為賓。與大夫燕,亦大夫為賓。羞膳者與執冪者,皆士也。羞卿者,小膳宰也。若以樂納賓,則賓及庭,奏《肆夏》;賓拜酒,主人答拜,而樂闋。公拜受爵,而奏《肆夏》;公卒爵,主人升,受爵以下,而樂闋。升歌《鹿鳴》,下管《新宮》,笙入三成,遂合鄉樂。若舞,則《勺》。唯公與賓有俎。獻公,曰:「臣敢奏爵以聽命?!狗补o,皆栗階。凡栗階,不過二等。凡公所酬,既拜,請旅侍臣。凡薦與羞者,小膳宰也。有內羞。君與射,則為下射,袒朱襦,樂作而后就物。小臣以巾授矢,稍屬。不以樂志。既發,則小臣受弓以授弓人。上射退于物一笴,既發,則答君而俟。若飲君,燕,則夾爵。君在,大夫射,則肉袒。若與四方之賓燕,媵爵,曰:「臣受賜矣。臣請贊執爵者?!瓜嗾邔υ唬骸肝嶙訜o自辱焉?!褂蟹恐兄畼?。

    關鍵詞:儀禮,燕禮

    解釋翻譯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宴飲的禮儀:小臣(為國君)留群臣。膳宰在路寢的東邊準備群臣的飲食。樂人(為宴飲)掛上新的鐘磬。在東階的東南方對著東邊屋檐滴水處放置洗和篚。罍和水在東邊。篚在洗的西邊,靠南陳設。盛飯食的篚在它的北邊,朝西。司宮在東楹柱的西邊政置兩個方壺。兩個方壺,左邊的放玄酒,以南邊為上位。國君的酒器瓦大兩個,有豐,遮蓋的巾用粗葛布和細麻布,在方壺的南邊,以南邊為上位。在寢門的西側為已入官而未受正祿之士設兩個圓壺。司宮在戶西為賓設席,以東邊為上位,沒有增加的席。主持宴禮的人報告(國君):“準備完畢。”

    小臣在東階上為國君設席,席頭朝西,設置加席。國君登堂在席位上就坐,面向西。小臣引卿大夫,卿大夫皆從門的右邊進入,面朝北,以東為上位。士站立在西邊,面朝東,以北邊為上位。祝史站立在門的東邊,面朝北,以東邊為上位。小臣之長一人在東堂下,面朝南。已入官而未受正祿之士站立在門的西邊,以東邊為上位。國君下堂站立在東階的東南,面朝南,向卿揖禮,卿進前面朝西以北為上位;向大夫揖禮,大夫皆稍前進。

    射人(向國君)請命主賓。國君說:“命某大夫為主賓。”射人把國君的命令轉告主賓。主賓稍進前,推辭“自己不敏”。射人把主賓的言辭報告給國君。國君再次命令,往夏二次主賓再拜稽首,答應。射人再次向國君報告。主賓走出站立于門外,面朝東。國君向卿大夫拱手行禮,然后登堂就席。

    小臣自東階下,面朝北,請拿瓦大蓋巾和進獻食物的人。命令拿蓋巾的人,從西階登堂,站立在方壺南邊,面朝北,以東邊為上位。膳宰向諸公卿進獻美味的食物。

    射人引主賓進。主賓進入,到堂前,國君走下一級臺級,向主賓拱手行禮,國君登堂就席。

    主賓從西階登堂,主人(宰夫代國君主持宴飲者)也從西階登堂。

    主賓在右面,面朝北,主人(宰夫)為主賓到來行再拜禮。主賓再拜答禮。主人(宰夫)下堂洗爵,在洗的南邊,面朝西北。主賓下堂,在臺階西邊,面朝東。主人(宰夫)辭謝主賓降,主賓答謝。主人(宰夫)

    面朝北洗手,坐下取觚洗涮,主賓稍進前說:“謝洗觚。”主人(宰夫)坐下把觚放置在篚里,站起身來回答說:“應當做!”主賓返回原來位置。主人(宰夫)洗涮完,主賓拱手行禮然后登堂。宰夫登堂。主賓拜謝洗觚。主人(宰夫)在主賓的右側放置觚回拜,然后下堂洗手。主賓下堂,主人(宰夫)辭謝。主賓回答。洗手畢,主賓拱手行禮登堂。主人(宰夫)登堂,坐下取觚。拿蓋巾的人拿起蓋巾,主人(宰夫)斟美酒,拿蓋巾的人再蓋上蓋巾。主人(宰夫)在筵席前進獻主賓。主賓在西階上拜謝,在筵席前接受酒爵,回到原位。主人(宰夫)在主賓右邊為送上酒爵行拜禮。膳宰進獻干肉、肉醬,主賓登上筵席。膳宰擺上盛牲體骨的俎。主賓坐下,左手拿酒爵,右手祭干肉、肉醬,把酒爵放在祭物的右邊,站起,取肺,坐下窮盡祭物,嘗之,站起來把祭物放在俎上,坐下擦手,拿起酒爵,然后祭酒,站起來到席的末端坐下飲酒。走下席位,坐下放下酒爵,拜謝,說:“味道鮮美”,拿著酒爵站起。主人(宰夫)回拜。主賓在西階上面朝北坐下喝完爵中酒,站起,坐下放爵,然后拜謝。主人(宰夫)回拜。

    主賓拿著空酒爵下堂。主人(宰夫)下堂。主賓在洗的南邊坐下放下觚,站起稍進前辭謝主人下堂。主人面朝東回對。主賓坐下取觚放在篚南,洗手洗觚。主人(宰夫)辭謝(洗觚)。主賓坐下把觚放在篚中,站起來回答。洗涮完畢,到臺階,拱手行禮登堂。主人(宰夫)登堂拜謝主賓洗觚,如同主賓的禮儀。主賓下堂洗手,主人(宰夫)下堂。主賓辭謝主人(宰夫)下堂,洗畢,拱手行禮登堂,斟美酒,揭蓋巾與開始相同,(主賓)在西階上用酒回敬主人(宰夫)。主人(宰夫)面向北行拜謝禮接受酒爵,主賓在主人(宰夫)左邊為送酒爵行拜謝禮。主人(宰夫)坐下祭酒,不嘗酒,不拜酒,不說“味道鮮美”;然后喝完爵中酒,站起。坐下放下酒爵,行拜禮,拿爵站起。主賓回拜。主人(宰夫)不添酒,拿空爵下堂,放在篚中。

    主賓下堂,站立在西階西邊。射人請主賓登堂。主賓登堂站立在西墻內,面朝東。主人(宰夫)洗手,洗有象骨裝飾的觚,登堂斟滿酒,面朝東北獻給國君。國君拜謝接受象觚。主人(宰夫)從西階下堂,在東階面朝北為獻上象觚行拜禮。士進獻干肉、肉醬,膳宰擺設盛牲體的俎,從西階登堂。國君祭如同主賓儀禮,膳宰獻國君肺,不為酒行拜禮,站著喝完爵中酒,坐下放下爵,行拜禮,拿爵站起。主人(宰夫)回拜禮,登堂接受爵后下堂,放在膳篚中。

    更換酒爵,洗涮,然后登堂酌膳酒,然后下堂。在東階下接受國君敬酒,面朝北坐下放下酒爵,兩次拜謝,行稽首禮。國君兩次回拜禮。

    主人(宰夫)坐下祭酒,然后喝完爵中酒,兩次拜謝,行稽首禮。國君回拜兩次。主人(宰夫)把爵放在篚中。

    主人(宰夫)洗手,登堂,把觚送給主賓,主人(宰夫)從方壺中斟酒。在西階上坐下放下爵,向主賓行拜禮,主賓走下筵席,面朝北回拜。主人(宰夫)坐下祭酒,然后飲酒;主賓辭謝,(主人)喝盡爵中酒,行拜禮;主賓回拜。主人(宰夫)下堂洗觚,主賓下堂,主人(宰夫)辭謝主賓下堂,主賓辭謝主人(宰夫)洗觚。洗觚完畢,拱手施禮登堂,不為洗觚行拜禮。主人(宰夫)斟美酒。主賓在西階上行拜禮,在筵前接受酒爵,回到原位。主人(宰夫)送酒爵,行拜謝禮。主賓登上席位,坐下祭酒,然后把酒爵放在祭物的東邊。主人(宰夫)下堂回到原位。主賓從筵席西邊下堂,面朝東南站立。

    小臣從東階下請國君命獻爵的人。國君命下大夫中為首的人。小臣傳達君命使下大夫二人送爵。送爵的人從東階下,都面朝北,兩次行稽首禮。國君兩次回拜。送爵的人站立在洗的南邊,面朝西,以北邊為上位。按順序進前,洗手、洗角觶。自西階登堂,按順序進前,從方壺中斟酒,在西楹柱北邊交錯。下堂,都在東階下放下觶,行兩次稽首禮,拿起觶站起。國君兩次回拜。送爵的人都坐下祭酒,然后喝盡觶中灑,站起。坐下放下觶,兩次行稽首禮。拿著觶站起。國君兩次回拜。送爵的人拿著觶站在洗的南邊等待君命。小臣請國君指定獻觶的人,如果國君命令“一起進獻”,則按順序進前,放觶在篚中,都在東階下兩次行稽首禮,國君回禮兩次。送爵的人洗有象骨裝飾的觶,登堂斟滿酒,依順序進前,坐下。放象觶在祭物的南邊,以北邊上位。下堂,都在東階下兩次行稽首禮,送上象觶,國君回兩次拜禮。

    國君坐下取過大夫所獻的觶,站起來用它酬待主賓。主賓下堂,在西階下兩次拜謝、行稽首禮。國君命令小臣辭謝,主賓登堂又兩次拜謝,行稽首禮。國君坐下,放下觶,回禮兩次,拿觶站起,站著喝盡觶中酒。主賓下堂行拜禮,小臣辭謝,主賓登堂,兩次拜謝,行稽首禮。國君坐下,放下觶,回禮兩次,拿著觶站起。主賓進前接受空爵,下堂放在篚中,換觶洗涮。國君有命令,則不用換不用洗,轉身登堂向觶中斟美酒,下堂拜謝。小臣辭謝,主賓登堂,兩次拜謝,行稽首禮。國君回禮兩次。按次序,主賓在西階上向眾人敬酒。射人讓大夫中為首的登堂接受敬酒。主賓在大夫的右邊坐下放置酒觶,行拜禮,拿著觶站起,大夫回拜禮。

    主賓坐下祭酒,站著飲酒,飲盡觶中酒,不行拜禮。如果是象觶,就要下堂更換角觶洗涮,登堂從方壺中斟酒。大夫拜謝接受,主賓為送上酒觶拜謝。大夫們都接受了敬酒,如同接受主賓敬酒的禮儀,不祭酒。最后接受的人拿空觶下堂,將它放在篚中。

    主人(宰夫)洗觶登堂,從方壺中斟酒,在西階上獻給卿。司宮為卿鋪設雙重的緇布,放置在主賓的左邊,以東邊為上位。卿登堂,拜謝接受觚。主人(宰夫)為送上觚行拜謝禮。卿辭讓重席,司宮撤去重席,然后進獻干肉、肉醬。卿登席坐下,左手拿爵,右手祭干肉、肉醬,接著祭酒,不飲酒,下席,面朝北在西階上座坐下,喝完爵中酒,站起,坐下放下爵,行拜禮。拿著爵站起。主人(宰夫)回拜禮,接受爵。卿下堂回到原位。向卿敬酒,要都敬遍,主人(宰夫)拿空爵下堂,放在篚中。射人于是引卿登堂,卿都登堂就席。如果有小國國君(孤)在,就要在卿前先進獻他們,進獻的禮儀與進獻卿的相同。為他們在東階西邊設席。面朝北以東邊為上位,是增加的席。

    小臣又一次請國君命定獻爵的人。二大夫獻爵與開始時相同。請國君命定進獻的人,如果國君命二大夫中為長的人進獻,那么,送爵的人就把觶放在篚中,一人在洗的南邊等待。為長的人進獻,進獻的人在東階下兩次行稽首禮,國君回拜兩次。進獻的人洗象觶,登堂斟滿酒,坐下,放象觶在祭物的南邊,下堂、與站在洗南邊的二個人一起為送上象觶兩次行拜禮,行稽首禮。國君回拜兩次。

    國君又斟一爵酒,或主賓或公卿之首,任國君隨意敬酒。卿在西階上向大夫敬酒,儀禮如同原先一樣。大夫全都接受敬酒,接受敬酒的人拿著空酒觶下堂,放在篚中。

    主人(宰夫)洗觚登堂,在西階上向大夫獻酒,大夫登堂接受酒爵。

    坐下祭酒,站起來喝完爵中酒,不為喝完酒行拜禮。主人(宰夫)受爵,大夫下堂回到原位。膳宰的屬吏在洗的北邊,面朝西向主人(宰夫)進獻干肉、肉醬,沒有牲體。向大夫進獻酒,全部獻過。接著在西邊向賓進獻,以東邊為上位。完畢,射人才請大夫登堂,大夫都登堂就席。

    在西階上稍東的地方設樂工席。樂正先登堂,面朝北站在席位的西邊。小臣引導樂工進入,樂工四人,兩人鼓瑟。小臣在左邊拿著瑟,鼓在前。拿著瑟底的小孔,瑟弦朝里。右手扶著樂工進入,從西階登,面朝北,以東邊為上坐。小臣坐下,把瑟交給樂工,然后下堂。樂工歌唱《鹿鳴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皇者華》。

    歌唱完畢,主人(宰夫)洗觚,登堂獻給樂工,樂工不站起,把瑟放在左邊;樂工之長行拜禮,接受爵。主人(宰夫)在西階上為接受爵行拜禮。進獻干肉、肉醬,派人幫助樂工祭肉、祭酒。喝完酒不行拜禮。主人(宰夫)接過空爵,眾樂工接受酒爵,不行拜禮。坐下祭酒,接著喝盡爵中酒。眾樂工都有干肉、肉醬,不祭酒。主人(宰夫)接過空爵,下堂,放在篚中。

    國君又舉起放在祭物南邊的酒觶,或主賓或卿,任隨國君賜予。國君在西階上依次向大夫敬酒,如同向主賓或卿敬酒的禮節一樣。

    敬酒結束,吹笙人進入,站在懸(磬)的中央。演奏《南陔》、《白華》、《華黍》。

    主人(宰夫)洗爵,登堂,在西階上獻爵給吹笙的人。吹笙之首者行拜禮,走到臺階盡頭,不登堂,接受酒爵,下堂;主人(宰夫)為獻上酒爵行拜禮。吹笙人在臺階前坐下祭酒,站起來喝盡爵中酒,喝完酒不行拜禮,登堂,把空爵交給主人(宰夫)。眾吹笙人不行拜禮,接過酒爵,下堂;坐下祭酒,站著喝完爵中酒,眾吹笙人都有干肉、肉醬,不祭。

    然后交替著唱歌、吹奏。歌唱《魚麗》,笙奏《由庚》;歌唱《南有嘉魚》,笙奏《崇丘》;歌唱《南山有臺》,笙奏《由儀》。接著歌唱鄉樂:《周南》的《關雎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,《召南》的《鵲巢》、《采蘩》、《采蘋》。大師告訴樂正說:“正歌成備。”樂正從楹柱里邊到東楹柱的東邊向國君報告,然后下堂回到原位。

    射人在東階下請國君設司正,國君答應了。于是射人成了司正。司正洗角觶,面朝南坐下,在中庭放下角觶,登堂,在東楹柱的東邊接受國君的命令,在西階上面朝北命令卿、大夫說:“國君說:‘為我安心留下。’”卿、大夫都回答說:“是,怎么敢不安坐!”司正從西階下堂,面朝南坐下取觶,登堂從方壺中斟酒,下堂,面朝南坐下放下觶,向右轉身,面朝北嚴正恭慎地站立。坐下取觶,站起,再坐下,不祭酒。喝盡觶中酒,放下空觶,站起,兩次行稽首禮,向左轉身,面朝南坐下取觶,洗觶,面朝南把空觶放回原位。司正從西階登堂,在東楹柱的東邊,請求國君撤俎,然后下堂,國君允許。告之于主賓,主賓面朝北取俎出去,交給隨從的人。膳宰撤國君的俎,從東階下堂向東去。卿、大夫都下堂,面朝東,以北邊為上位。主賓返回入內,和卿、大夫一起脫鞋登堂就席。國君與主賓及卿、大夫都坐下,才安定下來。進獻眾多的美味食品。大夫祭進獻的祭物。司正登堂接受國君的命令,命令主賓、卿、大夫。國君說:“不能不喝醉!”主賓及卿、大夫都站起回答說:“是,不敢不醉!”即都返回原位坐下。

    主人(宰夫)洗觶,登堂,在西階上獻給士。為首的士登堂,行拜禮接受觶;主人(宰夫)為送上酒觶行拜禮。士坐下祭酒,站著喝酒,喝完酒不行拜禮。其他眾士不行拜禮。坐下祭酒,站著喝酒。于是推出司正與射人一人,司士一人,執冪二人,都站在觶的南邊,以東邊為上位。向所有的士獻酒。已經被獻過的士站在東方,面朝西以北邊為上位,然后向士進獻干肉、肉醬。祝史、小臣師也就近在他的位置上進獻干肉、肉醬。主人(宰夫)走近已入官而未受正祿的士,獻酒。已為官而未受正祿的士不行拜禮,接受酒爵,坐下祭酒,站著飲酒。

    如果射箭,那么,大射正就作司射,如同鄉射的禮儀。

    主賓下堂洗觚,登堂向國君獻觚。主賓從方壺中斟酒,下堂行拜禮。

    國君走下一級臺級,小臣辭謝。主賓登堂,兩次行稽首禮。國君回拜兩次。主賓坐下祭酒,喝盡爵中酒。兩次行稽首禮,國君兩次回拜。主賓下堂洗象觶,登堂斟上美酒,坐下把象觶放在祭物的南邊,下堂行拜禮,小臣辭謝。主賓登堂兩次行稽首禮。國君回拜兩次。主賓返回席位。國君坐下取主賓所獻上的象觶,站起來。任隨國君賜與。接受賜予的人所用的禮儀與原先主賓接受敬酒的禮儀相同。接受賜與的人下堂更換酒爵,洗爵,登堂,斟美酒,下堂行拜禮,小臣辭謝。登堂,兩次行稽首禮。國君回拜。然后就席位坐下勸酒。有拿酒爵斟酒的士,只有從國君處接受酒爵才行拜禮。司正命令拿酒爵斟酒的士要給堂上所有的人都斟遍。最后接受斟酒的人站起來向士敬酒。最后接受酒爵的大夫拿著酒爵站起來在西階上向士敬酒。士登堂,大夫放下酒爵行拜禮。士回拜禮。

    大夫站著吃完爵中酒。不行拜禮。斟酒,士行拜禮接受。大夫為送上酒爵行拜禮。士在西階上向堂下的人敬酒,全敬遍。士之間依次斟酒、敬酒,完畢。

    主人(宰夫)洗觚,從西階登堂,在東階上獻給庶子(已入官而未受正祿的士)。其禮儀與獻士的禮儀相同。獻遍,下堂洗觚,然后獻給左右正和內小臣,都在東階上,禮儀與獻庶子的禮儀相同。

    然后不計酒爵地飲酒。士人有的拿著斟著美酒的酒爵;有人拿著斟著方壺酒的酒爵。拿著斟有美酒酒爵的士,用以進獻國君,國君不行拜禮接受。拿著斟有方壺酒酒爵的士,向國君進獻,國君賜給他們。受賞賜的人站起來接受酒爵,從席位西邊下來,放下酒爵,行兩次稽首禮。

    國君回拜。接受賞賜酒爵的人拿著酒爵就席位坐下,國君喝完爵中酒,然后庶子飲。拿著美酒的人接過國君的空爵,斟滿酒,放回國君席前祭物南邊。接受賞賜酒爵的人站起,把酒爵交給拿方壺酒的人,拿方壺酒的人于是斟滿酒飲酒。只有接受國君賜爵的人行拜禮。所有接過酒爵的人站起來,在西階上向士敬酒。士登堂,大夫不行拜禮,飲酒,然后斟滿酒。士不行拜禮,接受酒爵。大夫就席,士走到臺階上斟酒,也是如此。國君有命令撤去遮蓋酒壺的巾,則卿大夫都下堂,在西階下面朝北,以東邊為上位,行兩次稽首禮。國君命令小臣辭謝。國君回拜兩次,大夫都避開。于是登堂返回原位坐下。士在西階上結束勸酒,如同原來一樣。然后歌唱、吹奏不計曲數。

    夜晚,庶子在東階上拿著火燭,司宮在西階上拿著火燭。甸人在中庭拿著大火燭,門人在門外拿著大火燭。主賓醉,面朝北坐下拿取進獻的干肉下堂。奏《陔夏》樂。主賓拿著干肉在門內屋檐下賜與掌管鐘鼓的人,然后出門。卿、大夫都出門。國君不送。

    國君與四方來的使者宴飲。國君派人對客人說:“敝國國君有不好的酒,以請您與敝國國君坐一會兒,派我來請您。”客人的上介回答說:“敝國國君,是受到恩惠的人,貴國君屈尊對使臣有所賜,臣冒昧地辭謝。”國君的使者說:“酒不好,國君派我再次邀請!”客人的上介又回答:“敝國國君,是受到您的恩惠的人,您屈尊對使臣有所賜,臣冒昧地再次辭謝。”國君的使者又說:“酒不好,國君派我又次邀請。”

    回答說:“我再次辭謝,沒得到允命,怎敢不從命。”于是主國使者轉達國君的命令說:“敝國國君有不好的酒,派我來請您和敝國國君坐一會兒。”鄰國使臣說:“您賜予敝國國君許多,又屈尊賜予使臣,臣冒昧拜謝宴飲的命令。”

    [記]在路寢飲,穿朝服,祭牲用狗,在門外東邊烹煮。如果和四方的來賓宴飲,那么,國君就在大門內迎接,拱手行禮謙讓登堂,賓客如果坐在國君的近側,在東階的西邊設席位,面朝北。有進獻的牲體,不嘗肺,不飲酒。賓客的介做主賓,沒有美酒,沒有美的酒爵。

    和卿宴飲,則大夫作為主賓。和大夫宴飲,也是大夫做主賓。

    進獻飯食的人和拿中的人都是士。為卿進獻飯食的人是小膳宰。

    如果用樂曲引導主賓進入,那么主賓到中庭時奏《肆夏》樂曲,主賓為酒行拜禮,主人回拜時樂曲終止。國君行拜禮接受酒時奏《肆夏》樂曲。國君喝完酒,主人登堂接過空爵下堂時樂曲終止。

    登堂時歌唱《鹿鳴》,下堂時管樂吹奏《新官》,笙加入吹奏《南陔》三詩。接著合奏鄉樂,如果舞蹈,就用《酌》樂伴奏。

    只有國君和主賓有俎。向國君獻酒時說:“臣不敢冒昧進獻酒爵,聽從您的命令。”凡是被國君答應獻酒的大臣都是一步一級臺階的急趨。凡是一步一級而升,不超過兩級臺階。凡是國君所敬的酒,已經行過拜禮,然后請示國君向群臣敬酒。凡進獻干肉、肉醬和飯食的人都是小膳宰。也有中饋女工做的食物。

    如果國君參與射箭,那么就做下射,露出紅色上衣,樂曲奏起后就站在射箭的地方。小臣用巾把箭遞給國君。國君發一枝,小臣遞一技,不以樂曲節奏為限。已經射完,小臣就接過弓,把它交給拿弓的人。上射退到射箭處后邊三尺的地方,上射已經射完,就面向國君等待。如果要國君喝罰酒,宴飲中就要用夾爵的辦法。國君在場,大夫射箭就要露出左臂。

    如果和四方的賓客宴飲,主賓向國君獻觶說:“臣接受賜予。臣請求佐助拿酒爵的人。”輔佐禮儀的相以國君的命令回答說:“您不要過分客氣,”有弦歌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的詩樂。

    《燕禮第六》相關閱讀
    你可能喜歡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燕禮第六原文解釋翻譯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日韩国产成人无码AV毛片
    <nav id="wcm0o"></nav>
    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