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wcm0o"></nav>
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
  •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西漢演義·第四十一回 韓信執法斬殷蓋

    作者:甄偉 全集:西漢演義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  韓信執法斬殷蓋

    卻說酈生領所集原本,命四十人星夜抄寫,數日內完備。信復入朝,將前事奏知漢王,漢王大喜曰:“寡人兵微將寡,全仗將軍調度?!庇谑切艁淼浇虉?,將人馬命諸將照此一一訓練,其中有違令不率教者,先以軍法斬一二人,懸頭示眾。滿營軍士,肅然知警,無有不聽教者。操演二十余日,各隊俱齊備,與前煥然不同矣。韓信然后教立中軍,排列隊伍,開載條件,明日請漢王車駕到教場省諭三軍,觀看營陣。

    一日,漢王車駕同百官來到教軍場,觀看營陣隊伍,與前通不同,甚喜。韓信具甲胃至王前持立不拜,乃曰:“臣甲胃在身,未敢行禮,只將手冊一本捧上,請陛下圣覽?!鄙厦娼允菚灾I將士之言,命統共行令者,高聲朗誦曰:

    西楚霸王項籍,上違天命,放弒義帝,暴虐下民,罪惡貫盈,神人共憤。朕先入關,約當為王,見此惡逆,理當征討?,F以韓信為破楚大將軍,爾等大小諸將,各隊軍士,聽其節制,隨其指揮,代命行誅,不俟奏請。爾等用命者榮,不用命者死,惟專閫外,惟擅征伐。爾其知省,毋違朕命!

    眾大小將士,聽罷戒諭,無不恐懼。然后韓信來到元帥大營,張掛軍政條約,明白開載各款,令將士謹守,毋犯禁令:

    其一:聞鼓不進,聞金不退,旗舉不起,旗按不伏;此謂悖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二:呼名不應,點視不到,違期不至,動乖帥律;此謂慢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三:夜傳刁斗,怠而不報,更祿違度,聲號不明;此謂懈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四:多出怨言,怒具主將,不聽約束,梗教難治;此謂橫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五:揚聲笑語,蔑視禁約,馳突軍門;此謂輕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六:所用兵器,弓弩弦絕,箭無羽鏃,劍戟不利,旗纛凋弊;此謂欺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七: 謠言詭語,造捏鬼神,假托夢寐,大肆邪說,蠱惑吏士;此謂妖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八:奸舌利齒,妄為是非,調掇吏士,令其不和;此謂謗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九:所到之地,凌虐其民,逼淫婦女;此謂奸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:竊人財物,以為己利,奪人首級,以為己功;此謂盜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一:軍中聚眾議事,私近帳下,探聽軍機;此謂探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二:或聞所謀,及聞號令,漏泄于外,使敵人知之;此為背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三:調用之際,結舌不應,低眉俯首,面有難色;此謂恨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四:出越行伍,攙前越后,言語喧嘩,不遵禁訓;此謂亂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五:托傷詐病,以避征伐,捏傷假死,因前逃避;此謂詐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六:主掌錢糧,給賞之時,阿私所親,使士卒結怨;此謂弊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其十七:觀寇不審,探賊不詳,到不言到,多則言少,少則言多;此謂誤軍,犯者斬之。

    以上禁令,訂為一冊,用帥印鈐封進上,與漢王留覽;再寫一冊,交與軍正官曹參收掌。

    漢王看罷營陣,又見韓信張掛禁約,乃嘆曰:“前日操練人馬,真兒戲耳!今日如此調度,如此發落,三軍焉有不整?人心焉有不服?以此東征,寡人自無憂矣!”遂命駕回。

    次日韓信五更時,來到教軍場,中軍而坐,諸將升帳,司晨者報時畢,韓信唱名,點視諸將,內有監軍殷蓋不到,韓信亦不追問,隨吩咐各隊人馬操演。已過午矣,殷蓋方從營外而來,到得轅門下,便欲進營,只見守門者便道:“元帥已鼓操演兵半日矣。各營陣未有軍令,誰敢輕自放入?若要進營,須傳與小旗甲,旗甲傳與守轅門牙將,牙將傳至軍政司,方得到元帥前;若元帥著進,方敢放進,我等有許大干系?!币笊w大呼曰:“何消如此瑣瑣。正是小人得志,便要施為!既是你眾人如此說,快與我說一聲,我要進營,看他號令行得行不得!”把門軍士只得說與旗甲,以次傳到麾蓋下。韓信著巡哨軍,持一火牌,上書一“進”字,傳令而出。來到轅門下。其人高呼曰:“著違令遲者進來!”只見殷蓋瞋目而入,徐徐而行,略無敬謹之意,來到帳下,長揖而立。信曰:“前有漢王圣諭,我亦有禁令,汝為監軍,此時方到,是何道理?”便問司晨官:“此時何時?”司晨官上帳稟告曰:“此時午過將未矣?!毙旁唬骸霸c爾等約在今日卯時交會到營,汝卻過午方到,故違軍令,當斬!”殷蓋亦不以為事,乃曰:“下官雖聞將軍之言。今日親戚偶來相訪,留坐飲酒,以此來遲,將軍且免一次?!表n信喝令左右:“將監軍拿下去跪于帳前!”信曰:“汝既為將,豈不聞受命之日,則忘其家;臨軍約束,則忘其親;當抱鼓之急,則忘其身?汝既一身許國,豈有父子親戚之念乎?”召軍正司問曰:“殷蓋違令來遲,在那一條?”曹參執禁令薄近前曰:”與軍約約會,期而后至,得慢軍之罪,當斬首示眾?!毙旁唬骸傲钭笥覍⒁笊w斬訖報來!”即將殷蓋綁在轅門之下,那殷蓋魂不附體,急以目看著樊噲,噲又不得出營,只是跌腳發躁。

    轅門外早有人知道這個消息,放馬報與漢王,漢王知道,便召蕭何問曰:“韓信未曾出門,先殺我一員大將,恐軍不利?!焙巫嘣唬骸疤柫畈恍?,自上犯之。若為殷蓋一人,而廢此法令,三軍何以約束?將士何以訓練?韓信斬殷蓋,正所以行法也?!睗h王曰:“殷蓋乃寡人至親,且重責免此一次可也,如何便殺了?”何曰:“王法無親,古人已有明訓,陛下為天下國家,豈可以親情為念乎?”漢王見說不動蕭何,恐又遲了,急遣酈生曰:”汝可馳馬到信營,捧我手字,姑免殷蓋這一次?!贬B生得旨,帶領一從人,騎兩匹馬,飛驟而來,正見殷蓋綁于轅門之下,立待要斬,酈生高叫:“且留人,有漢王旨在此?!北阋踩巳腴T。卻有管門官軍攔住喝道:“元帥有軍令,凡軍中不可馳驟?!碑敯厌B生揪住衣帶,送至帳下,稟曰:“酈大夫兩匹馬,馳驟入營,某等不敢放入,揪往在此,聽候發落?!毙拍藗髁疃鲈唬骸败娭胁辉S馳驟而入者,恐防奸人驟至。以劫我營陣。酈大夫素諳兵法,如何犯此軍令?想持王旨而來?”把門官軍曰:“現有王旨在外?!毙耪佘娬龁栐唬骸搬B大夫得何罪?”參曰:“軍法突驟軍中,得輕軍之罪,亦當斬首,以示三軍?!毙旁唬骸搬B大夫既有王旨,免其本身之罪,先斬看馬從人,并斬殷蓋,將兩顆頭懸于轅門之外?!敝灰姶笮⒆?,個個心驚肉顫,再無一人敢高聲者。

    且說酈生救不得殷蓋,只得回見漢王,酈生俯伏叩頭請罪曰:“臣捧王旨到信營寨,因馳驟進營,有犯軍令,亦欲斬臣,幸賴有王旨在身,免罪,將臣帶領從人,并殷蓋俱斬首,懸于轅門之外。臣若無王旨,亦不得回見陛下也!”漢王怒曰:“有我明旨,尚爾如此,韓信何太無狀耶?”蕭何曰:“將在軍,君命有所不受,此正閫外之權,為將之道也?!睗h王曰:“斬殷蓋何意?”何曰:“此正所謂殺權貴以威眾心,使三軍只知主將,而不知有敵國也。兵法云:‘內懼主將者必勝,外懼強敵者必?!?。得韓信,何愁強楚不滅,六國之不服也?”酈生亦拜伏曰:“韓信軍威甚嚴,真得將兵之法;雖殺臣之從人,臣心實敬服。后日破楚者,必信也。王當下手敕獎諭,使諸將愈加敬貴,三軍不敢犯法,韓信軍威益振矣?!睗h王轉嗔作喜曰:“卿見亦是?!彼炝畈菔蛛?,差人獎諭韓信。未知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關鍵詞:西漢演義
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西漢演義·第四十一回 韓信執法斬殷蓋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日韩国产成人无码AV毛片
    <nav id="wcm0o"></nav>
    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