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wcm0o"></nav>
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
  •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列傳·卷二十六

    作者:姚思廉 全集:梁書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    范岫 傅昭弟映 蕭琛 陸杲

      范岫,字懋賓,濟陽考城人也。高祖宣,晉征士。父羲,宋兗州別駕。岫早孤, 事母以孝聞,與吳興沈約俱為蔡興宗所禮。泰始中,起家奉朝請。興宗為安西將軍, 引為主簿。累遷臨海、長城二縣令,驃騎參軍,尚書刪定郎,護軍司馬,齊司徒竟 陵王子良記室參軍。累遷太子家令。文惠太子之在東宮,沈約之徒以文才見引,岫 亦預焉。岫文雖不逮約,而名行為時輩所與,博涉多通,尤悉魏晉以來吉兇故事。 約常稱曰:“范公好事該博,胡廣無以加?!蹦相l范云謂人曰:“諸君進止威儀, 當問范長頭?!币葬抖嘧R前代舊事也。遷國子博士。

      永明中,魏使至,有詔妙選朝士有詞辯者,接使于界首,以岫兼淮陰長史迎焉。 還遷尚書左丞,母憂去官,尋起攝職。出為寧朔將軍、南蠻長史、南義陽太守,未 赴職,遷右軍諮議參軍,郡如故。除撫軍司馬。出為建威將軍、安成內史。入為給 事黃門侍郎,遷御史中丞、領前軍將軍、南、北兗二州大中正。永元末,出為輔國 將軍、冠軍晉安王長史,行南徐州事。義師平京邑,承制征為尚書吏部郎,參大選。 梁臺建,為度支尚書。天監五年,遷散騎常侍、光祿大夫,侍皇太子,給扶。六年, 領太子左衛率。七年,徙通直散騎常侍、右衛將軍,中正如故。其年表致事,詔不 許。八年,出為晉陵太守,秩中二千石。九年,入為祠部尚書,領右驍騎將軍,其 年遷金紫光祿大夫,加親信二十人。十三年,卒官,時年七十五。賻錢五萬,布百 匹。

      岫身長七尺八寸,恭敬儼恪,進止以禮。自親喪之后,蔬食布衣以終身。每所 居官,恒以廉潔著稱。為長城令時,有梓材巾箱,至數十年,經貴遂不改易。在晉 陵,惟作牙管筆一雙,猶以為費。所著文集、《禮論》、《雜儀》、《字訓》行于 世。二子褒,偉。

      傅昭,字茂遠,北地靈州人,晉司隸校尉咸七世孫也。祖和之,父淡,善《三 禮》,知名宋世。淡事宋竟陵王劉誕,誕反,淡坐誅。昭六歲而孤,哀毀如成人者, 宗黨咸異之。十一,隨外祖于硃雀航賣歷日。為雍州刺史袁抃客,抃嘗來昭所,昭 讀書自若,神色不改。抃嘆曰:“此兒神情不凡,必成佳器?!彼就浇ò餐跣萑事?而悅之,因欲致昭,昭以宋氏多故,遂不往?;蛴蟹Q昭于廷尉虞愿,愿乃遣車迎昭。 時愿宗人通之在坐,并當世名流,通之贈昭詩曰:“英妙擅山東,才子傾洛陽。清 塵誰能嗣,及爾遘遺芳?!碧跹有闼]昭于丹陽尹袁粲,深為所禮,辟為郡主簿, 使諸子從昭受學。會明帝崩,粲造哀策文,乃引昭定其所制。每經昭戶,輒嘆曰: “經其戶,寂若無人,披其帷,其人斯在,豈非名賢!”尋為總明學士、奉朝請。 齊永明中,累遷員外郎、司徒竟陵王子良參軍、尚書儀曹郎。

      先是御史中丞劉休薦昭于武帝,永明初,以昭為南郡王侍讀。王嗣帝位,故時 臣隸爭求權寵,惟昭及南陽宗夬,保身守正,無所參入,竟不罹其禍。明帝踐阼, 引昭為中書通事舍人。時居此職者,皆勢傾天下,昭獨廉靜,無所干豫。器服率陋, 身安粗糲。常插燭于板床,明帝聞之,賜漆合燭盤等,敕曰:“卿有古人之風,故 賜卿古人之物?!崩圻w車騎臨海王記室參軍,長水校尉,太子家令,驃騎晉安王諮 議參軍。尋除尚書左丞、本州大中正。

      高祖素悉昭能,建康城平,引為驃騎錄事參軍。梁臺建,遷給事黃門侍郎,領 著作郎,頃之,兼御史中丞,黃門、著作、中正并如故。天監三年,兼五兵尚書, 參選事,四年,即真。六年,徙為左民尚書,未拜,出為建威將軍、平南安成王長 史、尋陽太守。七年,入為振遠將軍、中權長史。八年,遷通直散騎常侍,領步兵 校尉,復領本州大中正。十年,復為左民尚書。

      十一年,出為信武將軍、安成內史。安成自宋已來兵亂,郡舍號兇。及昭為郡, 郡內人夜夢見兵馬鎧甲甚盛,又聞有人云“當避善人”,軍眾相與騰虛而逝。夢者 驚起。俄而疾風暴雨,倏忽便至,數間屋俱倒,即夢者所見軍馬踐蹈之所也。自后 郡舍遂安,咸以昭正直所致??は獰o魚,或有暑月薦昭魚者,昭既不納,又不欲拒, 遂委于門側。

      十二年,入為秘書監,領后軍將軍。十四年,遷太常卿。十七年,出為智武將 軍、臨海太守??び忻蹘r,前后太守皆自封固,專收其利。昭以周文之囿,與百姓 共之,大可喻小,乃教勿封??h令常餉栗,置絹于薄下,昭笑而還之。普通二年, 入為通直散騎常侍、光祿大夫,領本州大中正,尋領秘書監。五年,遷散騎常侍、 金紫光祿大夫,中正如故。

      昭所蒞官,常以清靜為政,不尚嚴肅。居朝廷,無所請謁,不畜私門生,不交 私利。終日端居,以書記為樂,雖老不衰。博極古今,尤善人物,魏晉以來,官宦 簿伐,姻通內外,舉而論之,無所遺失。性尤篤慎。子婦嘗得家餉牛肉以進,昭召 其子曰:“食之則犯法,告之則不可,取而埋之?!逼渚由硇屑?,不負暗室,類皆 如此。京師后進,宗其學,重其道,人人自以為不逮。大通二年九月,卒,時年七 十五。詔賻錢三萬,布五十匹,即日舉哀,謚曰貞子。長子谞,尚書郎,臨安令。 次子肱。

      映字徽遠,昭弟也。三歲而孤。兄弟友睦,修身厲行,非禮不行。始昭之守臨 海,陸倕餞之,賓主俱歡,日昏不反,映以昭年高,不可連夜極樂,乃自往迎候, 同乘而歸,兄弟并已斑白,時人美而服焉。及昭卒,映喪之如父,年逾七十,哀戚 過禮,服制雖除,每言輒感慟。

      映泛涉記傳,有文才,而不以篇什自命。少時與劉繪、蕭琛相友善,繪之為南 康相,映時為府丞,文教多令具草。褚彥回聞而悅之,乃屈與子賁等游處。年未弱 冠,彥回欲令仕,映以昭未解褐,固辭,須昭仕乃官。

      永元元年,參鎮軍江夏王軍事,出為武康令。及高祖師次建康,吳興太守袁昂 自謂門世忠貞,固守誠節,乃訪于映曰:“卿謂時事云何?”映答曰:“元嘉之末, 開辟未有,故太尉殺身以明節,司徒當寄托之重,理無茍全,所以不顧夷險,以殉 名義。今嗣主昏虐,狎近群小,親賢誅戮,君子道消,外難屢作,曾無悛改。今荊、 雍協舉,乘據上流,背昏向明,勢無不濟。百姓思治,天人之意可知;既明且哲, 忠孝之途無爽。愿明府更當雅慮,無祇悔也?!睂ひ怨旅?。天監初,除征虜鄱陽 王參軍,建安王中權錄事參軍,領軍長史,烏程令。所受俸祿,悉歸于兄。復為臨 川王錄事參軍,南臺治書,安成王錄事,太子翊軍校尉,累遷中散大夫、光祿卿, 太中大夫。大同五年,卒,年八十三。子弘。

      蕭琛,字彥瑜,蘭陵人。祖僧珍,宋廷尉卿。父惠訓,太中大夫。琛年數歲, 從伯惠開撫其背曰:“必興吾宗?!?

      琛少而朗悟,有縱橫才辯。起家齊太學博士。時王儉當朝,琛年少,未為儉所 識,負其才氣,欲候儉。時儉宴于樂游苑,琛乃著虎皮靴,策桃枝杖,直造儉坐, 儉與語,大悅。儉為丹陽尹,辟為主簿,舉為南徐州秀才,累遷司徒記室。

      永明九年,魏始通好,琛再銜命到桑乾,還為通直散騎侍郎。時魏遣李道固來 使,齊帝宴之。琛于御筵舉酒勸道固,道固不受,曰:“公庭無私禮,不容受勸?!?琛徐答曰:“《詩》所謂‘雨我公田,遂及我私’?!弊呓苑?,道固乃受琛酒。 遷司徒右長史。出為晉熙王長史、行南徐州事。還兼少府卿、尚書左丞。

      東昏初嗣立,時議以無廟見之典,琛議據《周頌·烈文》、《閔予》皆為即位 朝廟之典,于是從之。高祖定京邑,引為驃騎諮議,領錄事,遷給事黃門侍郎。梁 臺建,為御史中丞。天監元年,遷庶子,出為宣城太守。征為衛尉卿,俄遷員外散 騎常侍。三年,除太子中庶子、散騎常侍。九年,出為寧遠將軍、平西長史、江夏 太守。

      始琛在宣城,有北僧南度,惟賚一葫蘆,中有《漢書序傳》。僧曰:“三輔舊 老相傳,以為班固真本?!辫」糖蟮弥?,其書多有異今者,而紙墨亦古,文字多如 龍舉之例,非隸非篆,琛甚秘之。及是行也,以書餉鄱陽王范,范乃獻于東宮。

      琛尋遷安西長史、南郡太守,母憂去官,又丁父艱。起為信武將軍、護軍長史, 俄為貞毅將軍、太尉長史。出為信威將軍、東陽太守,遷吳興太守??び许椨饛R, 土民名為憤王,甚有靈驗,遂于郡廳事安施床幕為神座,公私請禱,前后二千石皆 于廳拜祠,而避居他室。琛至,徙神還廟,處之不疑。又禁殺牛解祀,以脯代肉。

      琛頻蒞大郡,不治產業,有闕則取,不以為嫌。普通元年,征為宗正卿,遷左 民尚書,領南徐州大中正,太子右衛率。徙度支尚書,左驍騎將軍,領軍將軍,轉 秘書監、后軍將軍,遷侍中。

      高祖在西邸,早與琛狎,每朝宴,接以舊恩,呼為宗老。琛亦奉陳昔恩,以 “早簉中陽,夙忝同闬,雖迷興運,猶荷洪慈?!鄙洗鹪唬骸半m云早契闊,乃自非 同志;勿談興運初,且道狂奴異?!?

      琛常言:“少壯三好,音律、書、酒。年長以來,二事都廢,惟書籍不衰?!?而琛性通脫,常自解灶事,畢狖余,必陶然致醉。

      大通二年,為金紫光祿大夫,加特進,給親信三十人。中大通元年,為云麾將 軍、晉陵太守,秩中二千石。以疾自解,改授侍中、特進、金紫光祿大夫。卒,年 五十二。遺令諸子,與妻同墳異藏,祭以蔬菜,葬日止車十乘,事存率素。乘輿臨 哭甚哀。詔贈本官,加云麾將軍,給東園秘器,朝服一具,衣一襲,賻錢二十萬, 布百匹。謚曰平子。

      陸杲,字明霞,吳郡吳人。祖徽,宋輔國將軍、益州刺史。父睿,揚州治中。 杲少好學,工書,舅張融有高名,杲風韻舉動,頗類于融,時稱之曰:“無對日 下,惟舅與甥?!逼鸺引R中軍法曹行參軍,太子舍人,衛軍王儉主簿。遷尚書殿中 曹郎,拜日,八座丞郎并到上省交禮,而杲至晚,不及時刻,坐免官。久之,以為 司徒竟陵王外兵參軍,遷征虜宜都王功曹史,驃騎晉安王諮議參軍,司徒從事中郎。 梁臺建,以為驃騎記室參軍,遷相國西曹掾。天監元年,除撫軍長史,母憂去職。 服闋,拜建威將軍、中軍臨川王諮議參軍,尋遷黃門侍郎,右軍安成王長史。五年, 遷御史中丞。

      杲性婞直,無所顧望。山陰令虞肩在任,贓污數百萬,杲奏收治。中書舍人黃 睦之以肩事托杲,杲不答。高祖聞之,以問杲,杲答曰“有之”。高祖曰:“卿識 睦之不?”杲答曰:“臣不識其人?!睍r睦之在御側,上指示杲曰:“此人是也?!?杲謂睦之曰:“君小人,何敢以罪人屬南司?”睦之失色。領軍將軍張稷,是杲從 舅,杲嘗以公事彈稷,稷因侍宴訴高祖曰:“陸杲是臣通親,小事彈臣不貸?!备?祖曰:“杲職司其事,卿何得為嫌!”杲在臺,號稱不畏強御。

      六年,遷秘書監,頃之為太子中庶子、光祿卿。八年,出為義興太守,在郡寬 惠,為民下所稱。還為司空臨川王長史、領揚州大中正。十四年,遷通直散騎侍郎, 俄遷散騎常侍,中正如故。十五年,遷司徒左長史。十六年,入為左民尚書,遷太 常卿。普通二年,出為仁威將軍、臨川內史。五年,入為金紫光祿大夫,又領揚州 大中正。中大通元年,加特進,中正如故。四年,卒,時年七十四。謚曰質子。

      杲素信佛法,持戒甚精,著《沙門傳》三十卷。

      弟煦,學涉有思理。天監初,歷中書侍郎,尚書左丞,太子家令,卒。撰《晉 書》未就。又著《陸史》十五卷,《陸氏驪泉志》一卷,并行于世。

      子罩,少篤學,有文才,仕至太子中庶子、光祿卿。

      史臣曰:范岫、傅昭,并篤行清慎,善始令終,斯石建、石慶之徒矣。蕭琛、 陸杲俱以才學著名。琛朗悟辯捷,加諳究朝典,高祖在田,與琛游舊,及踐天歷, 任遇甚隆,美矣。杲性婞直,無所忌憚,既而執法憲臺,糾繩不避權幸,可謂允茲 正色?!对姟吩疲骸氨思褐?,邦之司直?!标狡溆醒?。

    關鍵詞:梁書,列傳

    解釋翻譯
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范岫字懋賓,是濟陽考城人。高祖范宣,是晉征隱士。父親范羲,擔任宋朝兗州別駕。范岫早年喪父,侍奉母親以孝順而聞名,和吳興人沈約俱為蔡興宗所禮敬。泰始年間,出仕為奉朝請。興宗擔任安西將軍,延聘為主簿。屢經升遷任臨海、長城二縣令,驃騎參軍,尚書刪定郎,護軍司馬,齊朝司徒竟陵王子良的記室參軍。屢經升遷任太子家令。文惠太子在東宮時,沈約之徒以文才被征召,范岫也在其中。范岫的文才雖然不如沈約,而名聲品行為當時的有名人物所贊許,廣博涉獵通曉內容多,尤其熟悉魏、置以來吉禮兇禮舊例。沈約經常稱贊說:“范公善于記事很周詳廣博,胡廣也無法超過?!蹦相l人蓮堊對別人說:。各位的進退禮儀,應該詢問范長頭?!笔且蚯o迪記得很多前代舊事的緣故。調任國子博士。

      永明年間,魏國使者到來,韶令精選朝廷官員中有文采辯才的人,到邊界接待使者,委任范岫兼任淮陰長史去迎接。返回調任尚書左丞,因母親去世而離職,不久復出代理職事。外出任寧朔將軍、南蠻長史、南義陽太守,沒有赴任,調任右軍諮議參軍,郡守職位照舊。授任撫軍司馬。外出任建威將軍、安成內史。入京任給事黃門侍郎,調任御史中丞、兼前軍將軍、塵、北兗州二州大中正。永元末年,外出任輔國將軍、冠軍晉安王長史,代理南徐州事務。起義軍隊平定京城,秉承制命征召范岫為尚書吏部郎,參與主要官員的選拔。梁朝臺閣建立,范岫擔任度支尚書。天監五年,調任散騎常侍、光祿大夫,侍奉皇太子,賜給扶持者。六年,兼太子左衛率。七年,改任通直散騎常侍、右衛將軍,中正職位照舊。這年上奏表請求退休,詔令不準許。八年,外出任晉陵太守,品級為中二千石。九年,入京任祠部尚書,兼右驍騎將軍,這年調任金紫光祿大夫,加賜親信二十人。十三年,在任上去世,遣年七十五歲。贈錢五萬,布一百匹。

      范岫身高七尺八寸,恭敬嚴肅,進退依據禮儀。自從雙親去世后,吃粗食穿布衣直到去世。每當處于官位,總是以廉潔聞名。任長城令時,有個梓木材質的巾箱用了幾十年,到尊貴后還不改換。在晉陵時,僅制作牙管筆二只,還以為浪費財產。所撰作的文集《禮論》、《雜儀》、《字訓》流行于世上。有兩個兒子名叫范褒,范偉。

      傅昭,字茂遠,北地靈州人,是晉朝司隸校尉傅咸的七世孫。祖父和之,父親傅淡,擅長《三禮》,在宋朝時著名。傅淡侍奉宋朝竟陵王劉誕,劉誕反叛,傅淡獲罪被殺。傅昭六歲而成孤兒,哀傷消瘦如同成年人,宗族鄉黨都因此感到驚異。十一歲時,跟隨外祖父在朱雀航賣Et歷。做雍州刺史袁顫的門客,袁頡曾經來到傅昭的住所,傅昭讀書跟先前一樣,神色不改變。袁頡感嘆地說:“這孩子神情不一般,必定成為好人才?!彼就浇ò餐跣萑事犝f后而喜悅,便想招致傅昭,傅昭因宋氏變故多,便不前往。有人向廷尉虞愿稱贊傅昭,虞愿于是派遣車輛迎接傅昭。當時虞愿同宗的人通之在座位中,都是當代的名流,通之贈給傅昭的詩句說:“英俊奇妙擅山東,才子手筆傾洛陽。清靜無為誰能繼,到你之身遣芬芳?!碧送跹有阆虻り栆油扑]鱧膽,深為塞塞所禮敬,征用為郡主簿,命幾個兒子跟隨傅昭求學。遇明帝逝世,袁粲撰作哀策文,于是延引傅昭刪改他的初稿。每當經過傅昭門前,就贊嘆說:“經過他門口,寂靜如同沒有人,打開帷帳,這個人卻在,難道不是名人賢士嗎?”不久擔任總明學士、奉朝請。齊朝永明年間,屢經升遷任員外郎、司徒竟陵王子良的參軍、尚書儀曹郎。

      在這之前御史中丞劉休向武帝推薦傅昭,永明初年,委任傅昭為南郡王侍讀。王繼承帝位后,舊曰臣屬仆人爭相求取權利恩寵,惟獨傅昭和南陽人宗央,保全自身堅守正道,不參與進去,最后免于遭受禍難。明帝登位,招傅昭為中書通事舍人。當時擔任這個職務的人,都權勢遍天下,傅昭獨自廉潔恬靜,不強行參與過問別人的事。器物衣服簡陋,身體安于粗疏。經常插火燭在板床上,明帝聽說后,賜給漆盒燭盤等物,下令說:“你有古人的風范,所以賜給你古人的器物?!睂医浬w任車騎臨海王記室參軍,長水校尉,太子家令,驃騎晉安王諮議參軍。不久授任尚書左丞、本州大中正。

      高祖素來熟悉傅昭的能力,建康城平定,招愷昭為驃騎錄事參軍。鑿翹臺閣建立,調任給事黃門侍郎,兼著作郎,不久,兼御史中丞,黃門、著作、中正的職位都照舊。天監三年,兼五兵尚書,參與選拔官吏事務。四年,正式授任。六年,改任左民尚書,沒就任,外出任建威將軍、平南安成王長史、尋陽太守。七年,入京任振遠將軍、中權長史。八年,調任通直散騎常侍,兼步兵校尉,又兼本州大中正。十年,又任左民尚書。

      十一年,外出任信武將軍、安成內史。安成自從宋朝以來軍事戰亂,郡舍被稱為不吉利的宅第。等到傅昭任郡守,郡內的入夜晚夢見兵馬鐘甲很強盛,又聽見有人說“應該避讓好人”,兵眾相互飛入空中而消失。做夢的人受驚起床。不久狂風暴雨,忽然到來,幾間屋都倒塌,就是做夢者所見軍馬踐踏的地方。從此以后郡舍平安,都以為是傅昭正直所招致的??ぶ兴獩]有魚,有人在夏天送魚給傅昭,傅昭既不想接受,又不想拒絕,魚于是放在門旁腐爛了。

      十二年,入京任秘書監,兼后軍將軍。十四年,調任太常卿。十七年,外出任智武將軍、臨海太守??ぶ杏凶a蜜的巖地,前后太守都加以封禁,獨收利益。傅昭以為周文王的園囿,應和百姓共享,大事可明白小事,于是下令不封禁??h令曾經送栗子,用絹包裹放在簾下,傅昭笑著還給他。普通二年,入京任通直散騎常侍、光祿大夫,兼本州大中正,不久兼秘書監。五年,調任散騎常侍、金紫光祿大夫,中正照舊。

      傅昭所任官職,時常以清靜施政,不崇尚嚴厲。在朝廷中,不請托拜見,不培植私人門生,不為私利交往。整日端坐,以圃書為娛樂,雖然年老也不衰減。博通古今,尤其擅長人物評論,魏、晉以來,仕宦功績,婚姻內外,舉列論說,沒有遺漏。性格尤其篤厚謹慎。兒媳婦曾經將家中饋贈的牛肉呈獻,傅昭招喚兒子說:“吃了就犯法,報官又不可,取走埋掉它?!彼幨缆杉?,不辜負已過世的帝王,大都是這樣。京城的后輩,崇尚他的學問,尊重他的道義,人人自以為比不上。大通二年九月,去世,逭年七十五歲。詔令饋贈錢三萬,布五十匹,當天舉辦喪事,謐號為貞子。長子傅謂,擔任迥尚書郎,臨安令。次子名叫傅肱。

      傅映字徽遠,是傅昭的弟弟。三歲而成為孤兒。兄弟友愛和睦,修養身心磨礪品行,不合禮儀的不做。開始傅昭任臨海太守,陸便為他餞行,賓客主人都歡喜,到天黑還不返回,傅映因傅昭年歲大,不可連夜極度娛樂,于是親自前往迎候,一同乘車返回,兄弟都已頭發斑白,當時人贊美而佩服他們。等到傅昭去世,傅映如同死去父親,年遇七十,哀傷超過禮儀,喪服雖然除去,每當說起就感慨悲慟。

      傅映廣泛涉獵歷史傳記,有文才,而不以文章自任。年輕時和劉繪、蕭琛相友善,劉繪任南康相,傅映當時任府丞,文書命令大多讓傅映起草。褚彥回聽說后喜愛他,就委屈他和兒子褚賁等交往。還未成年,彥回想讓他為官,傅映因傅鱷還未出仕,堅決推辭,等j蛔出仕后才為官。

      永元元年,擔任鎮軍絲夏王的參軍,外出任武康令。等到高祖軍隊停駐建康,吳興太守袁昂自以為家族世代忠貞,固守誠摯節操,于是訪問壇迭說:“你以為形勢將如何?”傅映回答說:“五臺末年的情形,為開天辟地以來所沒有,所以太尉犧牲性命而表明節操,司徒位居輔佐的重任,按道理沒有茍且保全的,所以不顧艱險,為標名教化道義而舍生?,F在繼位的君主昏庸暴虐,親近小人,親戚賢人被誅殺,君子的道理削弱,外部禍難屢次發生,竟然不改正?,F在荊jul、壅塑共同發動,占據上游,背叛昏暗歸向光明,依情勢沒有不成功的。百姓思念治理,上天人間的意愿可以得知;既聰明又通達,忠孝的道路是沒有差失的。希望明府再慎重考慮,不要有悔恨?!辈痪靡蚬旅饴?。天監初年,授任征虜塑墾眨參軍,建圭王中權錄事參軍,領軍長史,!謎令。所得到的俸祿,都交給哥哥。又任臨川王綠事參軍,南臺治書,安成王錄事,太子翊軍校尉,屢經升遷任中散大夫、光祿卿,太中大夫。左回五年,去世,逭年八十三歲。兒子名叫傅弘。

      蕭琛字彥瑜,蘭陵人。祖父僧珍,是宋朝廷尉卿。父親惠訓,是太中大夫。蕭琛幾歲時,堂伯父塞題撫摸他的背說:“必定振興我們的家族?!?/p>

      蕭琛年輕時開朗善悟,有奔放的辯才。出仕為查翹太學博士。當時王儉當權,蕭琛年輕,不為王儉所賞識,蘆拯仗著才氣,想探候王儉。當時王儉在鑾游苞設宴,蔻理于是穿著虎皮靴,拄著桃枝杖,徑直前往王儉的座位,王儉和他交談,大喜。王儉擔任且蕩尹,征召他為主簿,推舉他為南徐州秀才,屢經升遷任司徒記室。

      永明九年,輿秀蟈開始通問修好,蕭琛兩次奉命到疊莖,返回擔任通直散騎侍郎。當時魏國派遣奎道里前來出使,查童宴請他,蘆噩在筵席上舉杯勸道凰,道旦不接受,說:“公家庭院沒有私人禮節,不能接受勸酒?!笔掕÷鼗卮鹫f:“《詩經》說遇‘雨點灑到公田裹,同時落到我私田,?!痹谧娜硕寂宸?,道固于是接受了蕭琛的勸酒。蕭琛升為司徒右長史。外出任晉熙王長史、行南徐州事。返回兼任少府卿、尚書左丞。

      東昏侯起初繼位,當時議論因沒有入廟拜見的典章,蕭琛建議依據《周頌》的《烈文》、《閔予》皆為登位拜見宗廟的典章,于是聽從了他的建議。直祖平定京城,征用為驃騎諮議,兼錄事,調任給事黃門侍郎。梁朝臺閣建立,擔任御史中丞。天監元年,調任庶子,外出任宣城太守。征入任衛尉卿,不久調任員外散騎常侍。三年,授任太子中庶子、散騎常侍。九年,外出任寧遠將軍、乎西長史、江夏太守。

      開始蕭琛在宣城,有位北方僧人渡江到南方,僅帶了一個葫蘆,裹面有《漠書序傳》。僧人說:“三輔老人相傳,以為這是班固的正本?!碧J堡執意請求得到遣部書,書中多有不同于今本的地方,而且紙墨也久遠,文字多如龍頭升起的樣子,不是隸書不是篆書,蕭琛十分珍視。到這次外出,把書鎖贈給鄱陽王蕭范,蕭范于是獻給太子。

      蕭琛不久調任安西長史、南郡太守,因母親去世而離職,又遭父親去世。復出擔任信武將軍、護軍長史,不久擔任貞毅將軍、太尉長史。外出任信威將軍、東陽太守,調任吳興太守??ぶ杏许椨饛R,當地民眾稱為垣王,很有靈驗,于是在郡中廳事設置帳幕作為神座,公私事務祈求,前后太守都在廳堂拜祭,而避居于其他房屋。蕭琛到來,遷移神座回廟中,泰然處之沒有疑心。又禁止殺牛舉行祓除災邪的祭祀,以肉干代替新鮮肉。

      蕭琛頻繁治理大郡,不經營家產,有缺少時就征取,不視為疑忌。普通元年,征入任宗正卿,調任左民尚書,兼南徐州大中正,太子右衛率。調任度支尚書,左驍騎將軍,領軍將軍,改任秘書監、后軍將軍,升為侍中。

      高祖在西邸時,很早就和蕭琛親近,每當朝中宴會,以舊日恩情加以接待,稱蕭琛為宗老。蕭琛也陳述昔日的恩情,說“早先沐浴陽光,昔日愧居同門,雖在國運興起時迷惑,仍然獲得大恩”?;实刍卮鹫f:“雖說早年相交,卻是不同心;不要談起國運興起時,且說狂悖奴才持異端?!?/p>

      蕭琛曾經說:“青壯年時有三個喜好,是音律、書、酒。年老以后,兩件事都廢棄了,僅讀書沒有衰減?!比欢掕⌒愿駮邕_,經常自己祭灶神以解禍求福,事情完畢吃祭余之物,必定歡樂暢飲而醉。

      大通二年,擔任金紫光祿大夫,加授特進,踢給親信三十人。中大通元年,擔任云麾將軍、晉陵太守,品級為中二千石,因疾病自己請求免職,改任侍中、特進、金紫光祿大夫。去世,逭年五十二歲。遣令幾個兒子,和妻子同一座墳而不在一個墓室,用蔬菜祭祀,安葬的時候僅十輛車,事情盡量簡樸?;实矍巴藜朗职?。韶令追贈本來職位,加授云麾將軍,賜給棺材,禮服一套,衣服一套,贈錢二十萬,布一百匹。謐號為平子。

      陸杲字明霞,吳郡吳縣人。祖父陸徽,是塞朝輔國將軍、益州刺史。父親陸數,是揚州治中。

      陸杲年輕時愛好學習,擅長書法繪,舅舅張融有大名聲,陸杲的風度舉止,很類似于張融,當時人稱贊他們說:“天下無雙,一對舅甥?!背鍪藶辇R朝中軍法曹行參軍,太子舍人,衛軍王儉的主簿。調任尚書殿中曹郎,任命的那一天,尚書八座和丞郎都到上省交相行禮,然而陸呆來晚了,沒有趕上,獲罪免官。很久以后,被任命為司徒竟陵王外兵參軍,調任征虜宜都王功曹史,驃騎晉安王諮議參軍,司徒從事中郎。鑿曲臺閣建立,被任命為驃騎記室參軍,調任相國西曹掾。天監元年,授任撫軍長史,因母親去世離職。服喪結束,任建威將軍、中軍臨川王諮議參軍,不久調任黃門侍郎,右軍塞盛王長史。五年,調任御史中丞。

      陸呆性格剛強正直,沒有顧忌。山陰令虞肩在位,貪污幾百萬,陸呆舉奏拘捕懲治他。中書舍人黃睦之以虞肩的事請托陸呆,陸呆不答應。高祖聽說后,詢問陸杲,陸杲回答說“有遣件事”。高祖說:“你認識睦之嗎?”陸呆回答說:“臣下不認識這個人?!碑敃r睦之在皇帝身邊,皇帝指著睦之給陸呆看并說:“這個人就是他?!标懘魧δ乐f:“你是個小人,怎敢把罪入托付給南司?”睦之臉上變色。領軍將軍張稷,是陸呆的堂舅,陸呆曾經因公事彈劾張稷,張稷利用侍奉宴飲時向高祖訴說:“陸呆是臣下親戚,以小事彈劾臣下而不寬恕?!备咦嬲f:“陸杲的職責管這些事,你怎能有疑忌!”陸呆在御史臺,有不畏強暴的稱譽。

      六年,調任秘書監,不久任太子中庶子、光祿卿。八年,外出任義興太守,在郡中寬容施恩,為民眾下屬所稱贊。返回任司空臨川王長史、兼揚州大中正。十四年,調任通直散騎侍郎,不久升為散騎常侍,中正照舊。十五年,升為司徒左長史。十六年,征入任左民尚書,升為太常卿。萱迺二年,外出任仁威將軍、臨Jl!內史。五年,入京任金紫光祿大夫,又兼揚州大中正。中大通元年,加授特進,中正照舊。四年。去世,這年七十四歲。謐號為質子。

      陸基素來信仰佛法,堅持戒律很嚴格,撰寫《沙門傳》三十卷。

      弟弟陸煦,廣博學習有思辯能力。天監初年,歷任中書侍郎,尚書左丞,太子家令,去世。撰寫《晉書》沒有完成。又撰寫《陸史》十五卷,《陸氏驪泉志》一卷,都流行于世間。

      兒子陸罩,年輕時勤奮學習,有文才,官位至太子中庶子、光祿卿。

      史臣曰:范岫、傅昭,都行為純厚清廉謹慎,善始善終,這是石建、石慶一類的人。蕭莖、陸基都以才華學問而著名。蘆莖開朗善悟論辯敏捷,加之諳熟探究朝廷典章,高祖在野時,和董莖交往,等到登上帝位,蘆莖地位待遇十分隆重,美好啊。陸呆性格剛強正直,無所顧忌畏懼,隨之在南司執法,糾舉彈劾不避開權勢有寵的人,可以說是公允嚴肅?!对娊洝氛f:“他是這樣一個人,國家司直美名揚?!标懘舢斢绣找伙L范吧。

    《列傳·卷二十六》相關閱讀
    你可能喜歡
    用戶評論
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列傳·卷二十六原文解釋翻譯

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jeankarajiangalle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日韩国产成人无码AV毛片
    <nav id="wcm0o"></nav>
    <menu id="wcm0o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wcm0o"><strong id="wcm0o"></strong></nav>